两股战战几欲先走翻译,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古今异义

鬼子攻进山谷以后,才发现远征军早就撤退走了,鬼子指挥官中村急的直跳脚,这帮跟他来的日军,根本不了解这伙敌人的阴险狡诈,以他对这伙敌人的了解,现在他们既然撤出了阵地,那么他们绝不会轻易就这么放弃这里,以他们的狡诈,一定会在谷中埋设下地雷或者诡雷。

两股战战几欲先走翻译,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古今异义

现在进去的这些日军,已经完全置身在了危险之中,但是却还没有一点已经身处险地的自觉性。

于是他双手拢在嘴边,狂叫了起来:“全部趴下,不要乱动!按照原路撤回来!快!”

这时候谷中的日军都已经纷纷爬了起来,不知道中村又发什么疯,把他们派进来的是他,现在敌人已经不在这里了,中村反倒命令他们都趴下,再撤出去,这是什么道理?

于是这些日军都有些犹豫,一部分人听命赶紧又一次卧倒在地,但是有些胆大的日军,却认为中村现在已经神志不清思维不正常了,于是面带嘲讽的笑容,在谷中四下张望,甚至有人抗命,继续朝前走去,想去敌人白天所在的阵地上看看情况。

中村只觉得头皮发麻,全身上下都冒出了冷汗,又一次歇斯底里的叫到:“危险!山谷里面有地雷!快点撤”

这时候一个日军忽然间踩在了一块石头上,这块石头一下就翻倒了下去,只听咔嚓一声,接着地面上就开始冒出了青烟。

这个日军崴了脚,立即跪倒在地,还揉着脚脖,低头闻到了一股刺鼻的硝烟的味道,于是顿时被吓得大叫一声:“有地雷!卧倒!”

叫声未落,他便立即扑倒在了地面上。

听到这个鬼子的叫声,其余的鬼子全都一起趴在了地上,有些靠近谷口的鬼子,干脆甚至爬了起来,像兔子一般的朝着谷口逃去。

可是不等他们逃出山谷,山谷之中的地面就剧烈抖动了一下,紧接着便立即响起了一声巨大的轰鸣,一团闪光便在山谷中闪过,紧接着就是一连串的爆炸声,整个二百米左右的谷口内部,这时候如同开锅了一般,到处都开始闪出了火光以及一连串爆炸的轰鸣之声。

这些炸点多在山谷两侧高处的乱石之中,大量的tnt炸药被引爆之后,顿时炸的石块乱飞,许多原来靠近山壁的巨石,也被炸的翻倒了下来,山谷之中被炸的是碎石乱飞,其中还夹杂了不少放在炸药旁边的日军的子弹。

这些碎石、子弹在山谷之中顿时就编制出了一张捕生命的大乎瞬间就把山谷中的日军给覆盖了一遍。

虽然这会儿绝大部分进入山谷的日军都已经卧倒趴在了地面上,可是大量被炸飞的石头从空中落下,重重的砸在了他们的身上。

飞起的石头不用太大,只需要拳头大小的石块,在飞起之后,又从天上落下来,便成了致命的东西。

只要砸在人体上面,立即就能把人砸的筋断骨折,爆炸声中顿时夹杂了大量日军的惨叫之声,一个个日军被碎石砸的是惨不忍睹。

四处乱飞的碎石在他们头顶嗖嗖乱飞,这些日军只能惨叫着丢掉步枪,双臂死死的抱住脑袋,期望他们不会运气太差,会被大石头或者是碎石击中。

可是他们绝大部分人的愿望都落空了,山谷中敌人设置了多处炸点,而且大部分是较高的位置,炸飞的石头在山谷之中四处乱飞,就算是方向不对,可是撞在山壁上之后,还是会被弹得落回山谷之中。

大量的大大小小的石块就如同下雨一般的从半空中洒落下来,越是趴在地上,人体暴露的面积就越大,甚至有几个靠近山壁的日军,当场便被炸死,连尸体都被炸塌下来的土石掩埋在了下面。

更多的日军则是被落下的碎石砸的筋断骨折、头破血流,躺在地上发出一片哀嚎之声,其中也不乏有些日军被当场活活砸死,总之进去的二三十个日军,只有最后面几个胆小爬的慢的鬼子运气稍好一点,没有被当场炸死或者被石头砸死。

其余的日军在这通剧烈爆炸之后,非死即伤,瞬间又有二十多个日军彻底失去了战斗力,其中被炸死或者石头砸死的日军起码有十几个人,还有十余名日军则被当场砸成了重伤,趴在地上呜呼哀嚎,其中有人显然是已经活不成了。

就算是运气最好的日军,身上或多或少都被石头砸成了骨折,就算是不死,恐怕也要残废,即便是今后能被治好,恐怕短时间也无法归队了。

中村被一股冲出山谷爆炸的气浪冲的仰面朝天跌坐在了地上,一块拇指大小的碎石,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左脸的颧骨上面,把他顿时砸的满脸是血,疼的眼泪都喷了出来,捂着脸躺在地上也大声惨叫了起来。

过了好一阵子,山谷中爆炸声彻底停止下来之后,中村才捂着脸挣扎着坐了起来,两个手下的士兵赶紧过来搀扶他。

中村摸了摸脸,颧骨的位置这会儿被碎石崩的是皮开肉绽,估计连颧骨都可能骨折了,疼的他嘶嘶直抽凉气。

“八嘎!滚开!不要扶我!”中村踉跄着站了起来,借助谷外日军打出的手电,低头看了一下双手,双手上满满都是鲜血,他还可以感觉到脸上的伤口,这个时候还在一股股的朝外冒血,顺着腮帮一直流到了他的脖子里,接着浸湿了他的衣领。

谷外这时候仅剩下了五六十个还健全的日军,他们从宾包车站出发的时候,一个中队基本满编,加上中村从师团司令部带来的十几个日军,他们出发的时候一共有一百六十多名日军。

刨去被中村勒令临时组成收容组的近二十名日军以及途中因为中陷阱或者诡雷伤亡的少量日军,他们在山谷之中,到目前为止,已经死伤了八十多名日军。

这一个中队的日军,到现在为止,已经彻底被打残了,虽然还没有全军覆没,可是剩下的兵力也仅有一个小队的兵力了。

这样惨烈的结果,让剩下的日军无不心惊胆战,他们根本不敢想象,这样的结果,居然只是一支十几个中国人所造成的。

在恐惧的同时,他们也感到了出离的愤怒,感觉他们仿佛像是被男人爆了菊花一般,从未如此被人羞辱过,在他们自己看来,他们大日本皇军,根本不可能败得这么惨,没人可以这么侮辱他们。

于是剩下的这些日军,纷纷端起了手中的武器,对中村狂叫了起来,要冲进山谷抓住那些中国人,把他们全部杀光。

中村到了这会儿,已经感觉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料,事已至此他必须要弄清楚,现在那些中国人还在不在这山谷之中。

而且他也觉得,现在既然谷中敌人埋设的炸药已经被引爆了,接下来再进山谷,应该会安全了,于是他立即亲自率队,带领剩下的日军朝着山谷中冲了进去,这一次他甚至下令点燃了火把,打开了有限的几支手电筒照明。

最后一群五六十名日军在中村的率领之下,冲入到了山谷之中。

山谷之中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崩落的碎石,到处都是横七竖八躺着的日军尸体还有少数尚未断气的伤员。

几个被砸伤或者炸伤的日军,躺在地上惨叫不已,看到自己人进来了之后,纷纷挣扎着朝着自己人伸出手,嚎哭着求救。

立即有些日军便扑上去,开始抢救这些伤员,把这些伤员身上的碎石推开,把他们从碎石下面扒出来。

这些被炸伤或者砸伤的日军各个都惨不忍睹,几乎各个身上的骨头都被砸断了多处,一个受伤的日军,刚刚被扒出来,其他日军就看到他的肋骨几乎被砸断了一大半,没一会儿就眼睁睁的看着他咽了气,于是有些日军看不过去,顿时放声大哭了起来。

两股战战几欲先走翻译,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古今异义

他们哪儿经历过这样惨痛的失败过,自从进入缅甸之后,他们十八师团可谓是一路高歌猛进,从未体会过如此的惨败,可是今天他们一天下来,一个中队居然在这里损失了近百人之多。

今天他们亲眼看着,一个个同僚进入这条绝谷之中,然后很快就变成了一具具尸体,眼睁睁看着一些同僚受伤之后,他们却无力将其抢救出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慢慢的死去,或者是被谷中的敌人用刺刀捅死。

这种事情以前他们在中国的时候经常干,可是今天却换了个位置,成了中国军人在屠杀他们。

这种心理落差之大,让他们根本无法接受,中村同样也无法接受,他已经在这些中国军人面前,遭遇过一次惨败了,可是现在他却又一次经历了这种惨痛。

中村看着满地日军的尸体,浑身都在颤抖着,手握着腰间的指挥刀,不可遏制的哆嗦着,另一只手死死的握成拳头,拳头上的骨节都攥的发白,几天未剪的指甲深深的抠入到了皮肉之中,把手上的皮肤都抠烂了,却仿佛没有一丝直觉一般,感不到任何疼痛。

现在他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那些中国人肯定已经不在山谷之中了,可是他却想不通这些中国人是怎么逃出的这条绝谷。

这时候那个向导也战战兢兢的跟着进入了山谷,点头哈腰的凑到了中村面前,还四处张望着,观看山谷之中的情景。

中村扭头看到了这个向导,忽然间怒从悲中来,瞪着血红的双眼,几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抡圆了大巴掌,照着这个缅奸向导的脸上便猛抽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这个缅奸没有一点防备,只觉得脸上猛然一疼,被中村一耳光抽的原地转了个圈,一头啪叽就趴在了地上,被抽的是晕头转向,左眼都被抽的充了血,左耳也嗡鸣不止,像是塞进去了一群苍蝇一般嗡嗡作响。

“哎呀!你你为什么打我?”这个缅奸被中村一下子抽懵了,捂着火辣辣已经肿起来的腮帮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盯着中村趴在地上对他质问道。

中村瞪着通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这个缅奸向导,一只手紧紧的攥着腰间的刀柄,逼视着他,咬着牙从牙缝里面挤出几个字:“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八嘎!你不是说这条山谷只有这一条路可以进出吗?那么你来告诉我,那些中国人现在在哪儿?”

这个缅奸这会儿也懵的要死,按照他对这条山谷的了解,这里确确实实只有这一个谷口可供出入,里面绝对没有可以走出山谷的路,就算是攀爬也不可能,在他看来,绝不可能有人能从山谷里面的峭壁上爬出山谷,可是既然不可能爬出去,那么那些中国人现在又在什么地方?他怎么也想不通。

但是这个时候他也害怕了,看着这个中村似乎像要择人而食一般的眼神,还有他紧握着刀柄的手,这个缅奸这会儿也意识到他的生死就在眼前这个已经暴走的日本军官一念之间了,于是赶紧爬起来跪在乱石之中,连连磕头叫到:

“长官,长官饶命呀!这条山谷确实是一条绝谷呀!我真的没骗你!也不敢骗你呀!不信的话,您可以亲自进去看看,这条山谷只有这一个进出口,再没有地方可以出去了!我也不知道那些中国人现在在哪儿,他们会不会没子弹了,躲到了最里面去了?

饶命呀!我真的没有骗您呀!您只要进去之后,便会知道我没有说谎!这个山谷就算是猴子跑进去,都没办法从其它地方爬出去!这条山谷的名字在缅甸语之中,就叫做绝命谷呀!”

这个缅奸磕头如捣蒜一般的连连求饶,并且还是信誓旦旦的保证他没有说谎,这条山谷绝对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出去。

中村强压下心头的怒火,下令留下一个班左右的士兵,在谷口内部抢救伤员,收殓在这里战死的日军,并且收拾枪支弹药。

而他亲自带着剩下的日军,开始朝着山谷深处行去,这些日军现在是既愤怒,又感到恐惧,他们从未遇上过这样凶残狡诈而且诡计多端的敌人,他们现在是既恨又怕,可是他们却还是抑制不住,想要抓住这些中国人的冲动。

虽然他们明知道继续进入山谷,可能还会遭遇到埋伏,可是他们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一个个端着枪,咬着牙,面目狰狞的猫着腰朝山谷深处行去。

虽然现在他们无法确认,那些中国人还在不在山谷之中,如果这些中国人还在的话,会不会在前面正等着他们进去,用子弹迎接他们。

可是他们即便是明知道有这种可能性,但是他们还是不敢熄灭火把这电筒,因为比起敌人射出的子弹,他们更怕山谷中敌人埋设的炸药,刚才第一批进入山谷的同僚,几乎被敌人丧心病狂的埋设的炸药,几乎一锅端掉了。

如果敌人还有那么多炸药的话,他们真不敢想象,一旦再触发了敌人埋设的炸药的话,他们能不能有命再走出这条山谷。

所以他们只能硬挺着继续打着火把或者手电筒,缓缓的交替掩护着,朝着山谷深处行去。

这条山谷中部有一个弯,只有绕过这个弯之后,才能看到山谷最深处的情况,他们在用电筒扫了一遍拐弯处之后,确认没有敌人的埋伏,这才战战兢兢的继续朝山谷之中行去。

这一次那个缅奸向导,被中村赶到了最前面带路,那个缅奸几乎要吓尿裤子了,他有心想不干,可是看着中村那副狰狞到了极点的面孔,还有他紧握着指挥刀刀柄的手,他很清楚只要他说出一个不字,今天这个姓中村的日军军官就会立即一刀劈了他。

所以他即便是吓得两股战战,可是也不敢不去,于是只好掏出日军配发给他的一支英式的左轮手枪,打开了机头几乎是用爬的动作,一点点的朝着山谷深处爬了进去。

其他日军则都跟在他的背后,同样也尽量压低身体,不断的在谷中的一块块石头之间,像是兔子一般的蹦来蹦去,借助着石头的掩护,遮挡住他们的身体,随时都做出一副准备趴下的样子。

那个缅奸一路慢慢的爬到了山谷中拐弯的地方,紧贴着拐弯处的山壁,小心翼翼的朝前探出了头,慌里慌张看了一眼之后,就赶紧缩回了脑袋。

但是山谷内部依旧鸦雀无声,并未传出枪声,这个缅奸捂着胸口,心跳的仿佛要从嘴巴里面蹦出来一般,只觉得仿佛有无数枝枪,在用枪口对准了他一般。

他刚才探出头看了一眼,但是山谷里黑乎乎的一片,他等于是什么都没看到,于是便又伸出脑袋,朝里面看了一眼,赶紧又缩回了脑袋。

跟着他的一个翻译,小声对他问道:“你的,看到什么没有?”

这个缅奸几乎要哭出来了,摇着头带着哭腔答道:“没有!里面很黑,实在是什么都看不到呀!我真的害怕呀!”

那个日军懂缅甸语的翻译可不会同情他,立即招手从背后的日军手里要过一个电筒,递给了这个缅奸,对他说道:“用这个照一下,仔细看看!有没有敌人的埋伏!”

这个缅奸这会儿把背后这些日本人的祖宗八代女性都操了一遍,他好心好意的来给他们充当向导,不辞劳苦,不惜冒险带着他们在这丛林里追捕日本人的敌人。

但是这些日本人却不拿他当人看待,最危险的事情要他去做,在头前踩雷引子弹的事情把他顶到了最前头,早知道是这样,就算是给他再多的钱,许诺给他再多的好处,他也不干呀!

可是这会儿这世上也没后悔药卖,就算是有,他也没地方买去,于是哭丧着脸,连连哀求说他不敢。

两股战战几欲先走翻译,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古今异义

可是中村在背后立即从牙缝里面挤出一个发音:“八嘎!”说着就把指挥刀拔出了半截。

在火把之下,中村的指挥刀反射着寒光,这个缅奸吓得又是一哆嗦,于是只能无奈的接过了那个翻译递给他的手电筒,然后深吸一口气,接连喘了几口,给自己打了打气,又把他知道的各路神灵都挨个祈祷了一遍。

然后他手持着那个难看的日军专用电筒,忽然探了出去,把光线照入了山谷之中,不过他耍了个小聪明,只是探出了电筒,却没立即把脑袋跟着探出去。

在稍微等了一小会儿之后,他才把脑袋探了出去,看了一眼之后,又赶紧缩了回来,山谷里依旧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音,更没有枪声传出来。

这个缅奸这才多少放心了一点,但是马上又害怕了起来,难道这伙中国人真的是插上了翅膀,飞出了这条山谷不成?

如果他们没有飞出去,那么他们现在又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不开枪呢?如果他们跑了的话,背后那个像个王八蛋一般的日军军官会饶过他吗?

现在的情况是不管那伙中国人在不在山谷里面,他都肯定落不到好上,这个缅奸真的哭了起来,像是死了亲爹亲娘一般的伤心,不停的哽咽了起来,甚至呜呜的哭出了声。

翻译不耐烦的在后面,用步枪上的刺刀捅了捅他的屁股,对他继续问道:“里面什么情况?你看到了没有?”

缅奸一边哭一边摇头,被逼着再一次拿着电筒朝着谷中探头望去。

就在他这次鼓足勇气,稍微停留了一阵,用电筒在谷内扫视着的时候,忽然间一颗子弹从黑暗处飞了过来,他只觉得脑门一疼,一颗子弹直接就穿透了他的额头,带着一股脑从后脑勺飞了出去。

直到这个时候,山谷里面才传出了一声枪响,步枪子弹的飞行速度远超过音速的两倍以上,所以往往都是打中人之后,中弹的人才能听到枪声。

可惜这个缅奸,即便是被打中了脑袋,最后也没能听到枪声,因为他的脑袋现在已经开了花,整个脑子都被子弹搅成了一团浆糊,再也不可能听到任何声音了。

跟在这个缅奸背后的日军,都被吓了一跳,纷纷赶紧扑倒在了地上,四处寻找掩护,端起步枪准备反击。

中村看着那个缅奸的脑袋在他眼前不远处开花,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有点高兴了起来,里面有人!敌人还在山谷之中,那就说明他们没有逃出山谷,于是他立即哇哩哇啦的叫唤了起来,指挥手下士兵们做好进攻的准备。

但是中村却没想到,这一枪根本就不是从山谷内部打出来的,而是从山谷悬崖上面打下来的。

自从日军天黑之后摸入山谷,日军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在山上趴在谷边监视日军动向的藤条分队成员的眼中。

所以他们刚才一举一动,都被藤条分队的成员们盯得紧紧的,甚至于在看到第一批进入山谷之中的日军,在引爆了炸药之后的场景,也都一点不落的被他们看得清清楚楚。

所以在炸药爆炸之后不久,许明远便拎着他的春田狙击步枪在悬崖上找到了一个合适的阵位,仅用一只右手控枪,开始死死的盯住了悬崖下面山谷中拐弯的地方。

随着日军打着火把和电筒,缓缓的朝拐弯处摸过来的时候,许明远就透过瞄准镜,死死的盯住了那个拐弯处。

鬼子接近拐弯处的时候,他们的火把光线便照亮了山谷中拐弯的地方,形成了一个较亮的背景,使得许明远在没有夜视装备的情况下,仅凭普通的瞄准镜,便可以较为清晰的看到拐弯处的情况。

从哪个缅奸第一次在拐弯处伸头,他便立即从拐弯处的亮光背景中发现了那个缅奸,但是那个缅奸很胆小,连续两次伸头,都没有给他足够瞄准的机会,但是却让他有机会把枪口对准了缅奸伸头的地方。

这个缅奸虽然胆小如鼠,但是却并没有防范狙击手的经验,一再在一个地方,反复伸头,这就跟找死没有什么区别了,许明远现在虽然不敢说是一个狙击高手,但是起码也具备了基本狙击手的素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锁不定这个缅奸的话,估计方爖肯定会踢烂他的屁股,不许他再自称是方爖的徒弟了。

所以这个缅奸第三次拿着手电筒探出头的时候,许明远已经彻底锁定了他的位置,事不过三,这家伙第四次伸头的时候,许明远就稳稳的用瞄准镜套住了他的脑门,轻轻的扣动了扳机。

一颗子弹立即就飞了出去,准确无误的命中了这个缅奸的额头,一枪就把这个缅奸给爆了脑袋。

所以中村等日军看到这个缅奸向导被从山谷中飞出的子弹爆头之后,并未判断出枪声是从什么地方发出的,却误认为敌人是在山谷里面开的枪,于是中村又惊又喜,误以为敌人还没有逃出山谷。

于是中村立即下令熄灭火把关掉电筒,山谷中顿时又恢复了一片黑暗,中村让士兵散开,这次他们有了信心,因为进入到山谷这个地方的时候,谷底到处都是大块的石头,可以给他们提供充足的掩护,再也不会像在谷口那样,无遮无拦的给人家当靶子了。

日军在步兵战术方面还是相当不错的,士兵们即便是没有军官指挥,也都知道他们该怎么做,于是立即呼啦一下散开,各自都借助地面的大石头遮掩住他们的身形,另外也借助夜色的掩护,开始朝着前面爬去。

要是以为日军都是傻子,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这些小鬼子大多数都打了多年的仗,特别是他们第十八师团,先是在中国作战,接着又调到东南亚,先后经历过很多场激烈的战斗,这些小鬼子大多数作战经验都十分丰富。

如果白天不是因为地形的原因,他们也绝不会伤亡那么惨重,现在不管是地形还是天色,对他们来说都已经不再是劣势了,而且他们都自诩十分擅长夜战,根本不惧在夜里和敌人进行战斗。

所以现在他们开始恢复了信心,相互之间的配合也就显现了出来,一个个交替着不断借助地面上的石头进行掩护,然后朝前开始越过山谷的拐弯处,向着山谷的最里面发动了进攻。

中村也躲在士兵的人群之中,手里握着一支步枪,最大程度的不暴露出他是军官的身份,一点一点的朝前匍匐前进。

因为鬼子熄灭了火把和电筒的灯光,使得山谷中顿时变得黑乎乎一片,再也看不到鬼子的身形,于是许明远只得无奈的收起了狙击步枪,这时候再乱开枪,就真的暴露了他们的位置了,所以山谷上面的藤条分队成员们,都屏住了呼吸,瞪大眼睛朝下望去,一个个脸上都带着类似方爖的那种坏笑,等着看日军的笑话。

日军同样也不敢擅自开枪,现在山谷里面黑乎乎一片,他们根本看不到十米之外的景物,更不可能发现山谷内部根本没人,只是都闷着头朝前交替掩护着跃进,一个个紧张的打气都不敢喘一下。

这时候山谷里面仅剩下了日军在朝前跃进时候,身上的零碎偶尔发出的轻微丁零当啷的碰撞声,即便是这样,也往往把鬼子们惊出一身冷汗,都赶紧趴下不敢乱动,在确定前面没有枪声发出之后,才敢继续猫着腰爬起来前进。

两股战战几欲先走翻译,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古今异义

方爖心疼肉疼了好一阵子他的爱刀之后,让吕珘帮他把那把九五刺刀在树下挖了个坑掩埋了起来,上面又做了伪装,彻底让人不能再发现他这把刺刀之后,微微叹了口气,暗暗说了一声永别了。

然后他就放下了这件事,不再去多想什么,从吊床上爬起来,悄悄的也溜到了悬崖旁边,探出半拉脑袋朝下望去。

下午的艰难攀登,让他全身上下很多肌肉都十分疲劳,即便是休息了这么长时间,浑身上下还是软的像是面条一般,而且全身上下的肌肉,已经开始疼了起来,活动的时候那种酸爽就别提多难受了。

而且他的双手被吕珘包扎的像是粽子一般,这会儿连开枪都做不到,于是只能爬过去充当指挥者。

他侧耳倾听了一阵谷底的动静,偶尔会听到谷底某些地方发出轻微的金属磕碰的声音,通过这些微弱的声响,他大致可以判断出鬼子的位置。

可是扭头看看附近的手下,这帮呆鸟居然一个个也都只顾着竖着耳朵听动静,却没人有什么动作。

于是方爖用胳膊肘捅了捅旁边趴着的李双虎,对李双虎用非常小的声音说道:“二虎子,你们是不是都傻呀?”

李双虎一愣,赶紧小声说道:“老大!您怎么过来了?不是您说的,不能暴露咱们的位置吗?我们不敢开枪呀!再说也看不到鬼子在哪儿,开枪也打不着他们呀!”

方爖露出一脸的痛心和不屑的神色,撇着嘴对李双虎说道:“我说你们都是傻子,你们还都不承认!你们用枪当然不行了,可是难道你们不会用手榴弹吗?都笨的跟猪一般!带出你们这帮徒弟,真丢我的脸呀!”

李双虎一听,这才想起来他们还有手榴弹能用,虽然看不到鬼子,可是鬼子就在下面,子弹打不着,可是手榴弹却能扔到他们的脑袋上,而且从这里扔下去,鬼子也不知道手榴弹是从哪儿丢到他们头上的。

于是李双虎闭起眼,作势在自己的脸上轻轻拍了两下,一脸的懊恼用蚊子哼一般的声音说道:“干!老大骂的对,我们还真是一群猪脑子!居然把这茬给忘了!该打该打!”

说着他就掏出了一颗下午刚缴获的九七式手榴弹,准备拉开。

但是方爖立即又用胳膊肘捅他了一下,一脸的鄙视加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对李双虎接着骂道:“说你是猪,你还真是猪呀?这玩意儿要咣当磕一下才能扔,你是不是怕鬼子不知道咱们在哪儿呀?你就不能动动你那猪脑子多想想吗?”

李双虎拿着那枚九七式手榴弹看了看,恨不得把这颗手榴弹砸在自己的脑瓜上,把自己砸死算了,这件事他居然也忘了,于是赶紧讪笑着给方爖作揖,表示他又错了,接着赶紧收起这枚鬼子的九七式手榴弹,又摸了一阵子,找出来了一颗mk2手榴弹

“别急着扔,朝两边传下去,每隔一分钟或者两分钟丢一颗,别一股脑的朝下砸!另外传下去,尽可能用空爆的方式!松开保险之后,停一两秒再丢!要不然落地上作用不大!”

方爖赶紧又拦住了作势要拔掉保险销,把手榴弹扔下去的李双虎,脑袋摇晃着依旧是一脸的鄙视的表情。

李双虎听罢之后,赶紧点头,小声把方爖的命令朝两边传了下去,终于知道动了动脑子,补充了一句,让所有人一个一个来,别没配合好,一起把手榴弹丢下去了。

方爖爬在悬崖旁边,脸上终于露出了习惯性的坏笑,凑到一从悬崖边的小灌木旁边,伸着脑袋朝下望去。

李双虎轻轻的拔掉了保险销,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松开了保险握片,让手榴弹在手里停了一两秒的时间,轻轻的一抖手,便把这颗已经引发的手榴弹朝悬崖下面丢去。

手榴弹立即就翻滚着消失在了悬崖下的黑暗之中,不到三秒钟,谷底便响起了一声轰响,所有人都赶紧把脑袋从悬崖边缩了回来。

紧接着谷底便响起了小鬼子的惨叫声,随即又跟着响起了一阵枪声,这颗手榴弹根本没来得及落在地面上,就凌空爆炸了。

数十片弹片嗖嗖的便飞落到了谷底,一下覆盖了好大一片区域,两个小鬼子正撅着屁股在谷底朝前拱,根本没有一点防备,手榴弹就在他们的头顶爆炸了,疾飞的弹片当场就钉入到了他们的身体之中。

这两个小鬼子被炸的顿时翻倒在地,躺在地上发出了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加上同僚的惨叫声,把谷底的鬼子们都吓得不轻,他们根本不知道敌人从哪儿朝他们扔的手榴弹,紧张之下便有人开始朝着前面胡乱开枪了起来。

中村也同样被吓了一跳,同样也不知道这颗手榴弹是从什么地方被丢到他们头顶的,在士兵们胡乱开枪一阵子之后,他吼叫着下令停止射击。

因为敌人只是朝他们丢了一颗手榴弹,却始终没有继续开枪,他们根本无法判定敌人的位置,这么打除了浪费子弹给自己壮壮胆之外,不会起到任何作用,还会暴露他们自己的位置,所以中村立即下令停止射击。

日军在接到命令之后,纷纷趴在了地面上,大气都不敢喘,紧张的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朝着前面张望着,试图找到臆想中敌人的位置。

可是他们前面依旧还是黑乎乎、静悄悄的一片,一点声音都听不到,这让鬼子们不由得更加紧张了起来。

当他们在地面上趴了一阵子之后,没有遭到预想中的射击,于是鬼子们便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纷纷爬起来猫着腰准备继续前进。

可是他们刚刚爬起来还没有来得及朝前走两步,在他们头顶轰的一声,便又炸了一个手雷,紧接着四散横飞的弹片便打的山谷中地面上噗噗作响,立即又有一个日军受伤倒在了地上发出了鬼哭狼嚎一般的惨叫声。

于是鬼子们抽筋一般,又是端着枪朝着黑暗中一通乱射。

等中村再次叫停射击的时候,鬼子们是又气又急,许多鬼子已经快要到了暴走边缘了,这些中国人实在是太狡猾了,他们只在黑暗中丢手榴弹,却并不开枪,以至于在黑洞洞的山谷之中,他们日军根本无法找到敌人所在的位置,只有闷着头挨炸的份。

而且更可气的是这些中国人似乎对手榴弹爆炸掌握的分寸非常好,两次爆炸都是空爆,作为当兵多年,战争经验丰富的日本兵来说,他们当然知道怎么做到让手榴弹空爆了,但是他们也都清楚,这么做的危险性有多高。

他们装备的九七式手榴弹一般情况下在击发之后,有四到五秒左右的延迟爆炸时间,但是他们也很清楚有时候因为引信的问题,手榴弹很可能过早起爆,只有一两秒左右的延迟时间,所以击发之后,他们都会尽量立即把手榴弹扔出去,以免在手里爆炸。

可是敌人却能做到,两次都控制手榴弹在他们头顶空爆,这一下对他们的威胁可就大多了。

两股战战几欲先走翻译,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古今异义

因为他们同时也都清楚,空炸的手榴弹比起落地爆炸的手榴弹杀伤面积和威力要大很多,因为手榴弹在地面上爆炸的时候,弹片是呈锥形朝上被炸飞的,趴在地面上便可以有效减少被手榴弹炸伤的危险。

更何况现在谷底的大石头很多,他们前进的时候也会随时借助大石头掩护,一旦听到敌人的手榴弹丢过来落地的声音,他们还来得及找地方藏身。

可是手榴弹空爆,却连一点预警都没有,无声无息的就在他们脑瓜顶上炸开花了,弹片从上至下洒落下来,让他们根本没时间找掩护,也没地方找掩护,趴下更是不但不能躲避手榴弹的爆炸,还是一种找死的行为。

于是鬼子们更加紧张了起来,一时间有点慌了手脚。

中村在黑暗中哇哇叫着,让手下的日军不要慌,不要乱开枪,继续加快速度朝前行进,希望能利用夜色的掩护,让他们一直冲到山谷最深处,直接和那些中国人面对面的短兵相接。

在他看来,那些中国人就算是再厉害,一旦让他们近身的时候,一样也不是他们日军的对手,他们日军手持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式步枪,拼刺刀从来没怕过任何人。

于是日军也知道继续趴着解决不了问题,只得硬着头皮站起来,继续朝前行去,不过他们这一次把队形散的更开了一些,省的空爆一颗手榴弹,一下子就炸趴下他们一群人。

可是接下来不一会儿又有一颗手榴弹在他们头顶炸开了花,这颗手榴弹的落点更巧一些,不偏不倚落在地面以上一米多左右的高度爆炸,而且刚好还是落在一个小鬼子眼前炸开了花。

只听轰一声巨响,这个小鬼子只看到眼前白光一闪,紧接着听到一声轰鸣,然后就没然后了,他当场就被炸的倒飞了出去,落地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就直接向他们的天皇尽忠了。

一个附近的鬼子爬过去想要抢救他,但是摸了一把之后,却发现这个鬼子的整张脸都被炸没了,胸口也被炸的稀巴烂,到处都是血,他还抓到了一把烂肉,感觉什么东西黏糊糊的粘在他的手上,拿到眼前一看居然是一只炸烂的人眼,吓得他一下把这只眼球扔了出去,哇哇大叫着用力的在身上擦手,整个人都崩溃了。

几个鬼子实在是受不了这种压力,纷纷从身上掏出一颗九七式手榴弹,呜哩哇啦的叫唤着,要一起投掷手榴弹,对那些中国人还以颜色。

这一次中村没有阻止这些日军,因为他也觉得这么下去不是办法,敌人到现在都不现身,还不停的朝他们投掷手榴弹,既然对方能用手榴弹扔到他们头上,那么他认为他们也可以把手榴弹扔到对方头上。

于是好几个鬼子都一起掏出手榴弹,拉掉保险在钢盔上重重一敲,一起怪叫着朝着前方根本不存在的敌人们扔了过去。

甚至于他们也有样学样,在敲击了之后,不顾手榴弹可能会在他们手里爆炸的危险,拿着手榴弹在手里停留了两三秒之后,才把手榴弹扔了出去,试图也用这种空爆的办法对付那些敌人。

只听山谷中顿时爆炸声响起一片,鬼子投出的手榴弹炸的他们前面炸的那个欢呀!而且其中还真的有两三个在空中爆炸了,同样也是炸的弹片乱飞,所有鬼子都赶紧趴在了地上,以防被自己的弹片误伤。

中村一看这么做似乎有效,于是下令再来几颗手榴弹,几个鬼子立即又取出手榴弹,朝着前面扔去。

李双虎伸着半拉脑袋,看着下面炸的热闹,一脸的坏笑,捂着嘴缩回了脑袋,对旁边的方爖小声说道:“老大!鬼子快被逼疯了!嘿嘿!”

方爖也是一脸坏笑,对李双虎说道:“就是要逼疯他们!要不然他们怎么能触发那颗阔刀地雷呢!嘿嘿!赶紧,再给他们来俩!”

不一会儿工夫,又有两颗手榴弹从山顶丢入到了山谷之中,轰轰又是两声爆炸,又把鬼子炸的一阵子鸡飞狗跳,这样的手榴弹空爆,覆盖面很大,再加上mk2手榴弹又是防御性手榴弹,弹片最远甚至在五十米距离上还有杀伤力,山谷就那么百十米宽,鬼子躲都没地方躲。

这一次中村也倒了霉,一块弹片狠狠的便插在了他的胳膊上,深深的钉入到了他的胳膊之中,疼的中村一下就丢掉了手中的南部式手枪,捂着胳膊蹲在了石头后面。

“八嘎!八嘎!”中村捂着胳膊疼的怒骂了起来,到现在他都没发现敌人是从哪儿投来的手榴弹。

刚才他们连续投掷了两轮手榴弹,但是对面却并未听到有人惨叫,好像根本不存在一般,眨巴眼工夫,便又扔回来俩手榴弹,连他也中了招。

中村心知这么下去肯定不是办法,虽然明知前面可能有危险,可是他还是狂叫着下达了刺刀冲锋的命令,并且命令用手榴弹开路,先投掷手榴弹,再发动冲锋。

几十个鬼子立即都上了刺刀,甚至是轻机枪手也把刺刀上在了拐把子的枪口上,抱起了轻机枪,准备冲锋,真想不通一个不到一米六高的小鬼子,抱着一挺快二十斤重的轻机枪,怎么用它来拼刺刀!

随着一阵开路用的手榴弹炸响之后,几十个鬼子黑灯瞎火的便发起了刺刀冲锋,娃娃怪叫着就在乱石滩上朝前冲去,不停的有鬼子因为看不清脚下的情况,被石头绊倒在地,摔得跟滚地葫芦一般,磕的头破血流的绝不在少数。

甚至有俩鬼子当场就崴断了小腿或者脚踝,抱着腿躺在石头滩上疼的哇哇大叫,即便如此,这些鬼子们还是跟打了鸡血一般,呼啦啦的朝前冲去,朝着其实根本就不存在的敌人冲去。

也不知道是谁,踩在了一个东西上,只觉得脚下咯嘣一声,似乎踩住了什么东西,紧接着在他们前方对面就闪过了一道爆炸产生的强光,不等他们听到爆炸声,就有无数的钢珠朝着他们劈面飞来。

这会儿但凡是正在端着刺刀朝前冲锋的鬼子,都顿时跟撞到了一堵无形的墙上一般,浑身上下都同时腾起了一片血雾,很多鬼子惨叫都没有发出,就如同一根木头一般一头栽倒在了石头滩上。

倒是几个冲锋途中,刚好摔倒的鬼子运气不错,只听到无数嗖嗖声从他们的头顶飞了过去,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感觉像是弹片一般,当他们抬起头朝四周望去的时候,却发现附近但凡是站着正朝前冲锋的那些同僚,这个时候都如同一根根木桩一般栽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日军吓得哇哇大叫,趴在地上再也不敢爬起来了,只能爬到附近倒在地上的同僚身边,想去看看同僚还有救没有,但是借助天上微弱的星光看罢之后,却一个个都顿时毛骨悚然了起来。

但凡是被击倒的日军,浑身上下正面的身体上,都布满了小孔,有的人整张脸上,就有十几个小洞,正在朝外冒血。

一些鬼子一时间没死,伸着手像附近活着的同僚求助,希望有人能救救他,可是这会让谁又能救他们呢?

中村这次运气真是太好了,刚才因为他胳膊被手榴弹炸伤,他靠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指挥发动刺刀冲锋,但是他却并未冲上去,在听到这声巨响的时候,他被吓得一哆嗦,感觉有无数的弹片从他身后的石头四周飞了过去,甚至有些东西打在了石头上面,如同疾风骤雨一般。

这让他突然间想起了当初在英多那条山间小溪时候,他派出的那一小队手下,从小溪下游试图绕到敌人侧面进攻,当时敌人布置在那里的一个爆炸物,一声巨响之后,他派出的一个小队日军,就当场跟割稻子一般,被割到了一地。

今天这个场景似乎和那一天十分相似,他被吓得一激灵,赶紧伸头朝前望去,这时候隐约之间,可以看到正在发动刺刀冲锋的手下,这会儿已经全被一扫而空,再没有一个人还站着了。

中村目眦尽裂,坐在石头后面发出一声狼嚎一般的狂吼声,完了!一切都完了!他带来的这个中队,今天全都完了!虽然现在还能听到很多士兵在嚎叫着求救,也有士兵在受到过度惊吓之后,正在如同女人一般的尖叫,可是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两股战战几欲先走翻译,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古今异义

他再一次惨败在了这伙中国人的手里,而且对方又使用了和上一次一样的办法,他居然在这个时候忘了上一次的教训。

几十个大日本帝国的精锐士兵呀!这一下就大部分都倒在了冲锋的道路上,中村像是疯了一般,在地上乱摸,想要找到他的那支南部式手枪,可是摸了好一阵子都没有找到,只摸到了他掉落在地上的那支三八式步枪。

于是他捡起了步枪,像是疯了一般站起来的朝前冲去,想要找到那伙中国人,于他们同归于尽,哪怕是被他们打死,也不用再受这样的煎熬了。

但是这会儿他的敌人,方爖却摇着头一脸的不爽,从悬崖边的灌木缩回了脑袋,躺在地上嘟囔着:“奶奶的!早知道这么容易干掉这帮小鬼子,老子也不费这劲爬上来了!真是赔大发了呀!太高看这帮小鬼子了!”

这时候李双虎忽然间大叫了一声,趴在悬崖边的藤条分队的成员们,忽然都划着了火柴,点燃了一捆捆上面浇了一点汽油的柴火捆,这些木柴,都是从附近山林中砍来的长针松的树枝。

这些长针松的木质之中含油量很大,是热带雨林之中最好的燃料之一,即便是很潮湿的环境也能点燃,是用来点篝火或者制作火把的很好的材料。

再加上上面稍微倒了一点汽油助燃,火柴一下就把一捆捆柴火点燃,紧接着便被他们从悬崖各处丢到了山谷之中。

中村目瞪口呆的望着悬崖上落下的这些大火把,火把落在了山谷之中以后,立即就开始剧烈燃烧起来,腾起的火焰把黑乎乎的山谷顿时照的通亮,剩下的日军都暴露在了火光之中。

中村直到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敌人这时候根本就没在山谷里面,他们早就爬到了悬崖上,刚才之所以一颗颗手榴弹在他们头顶空爆,根本就是敌人从山上的悬崖丢下来的,这么高的地方,敌人丢下的手榴弹只要稍作延迟,便可以轻松的在落地之前爆炸,难怪把他们炸的鸡飞狗跳。

原来敌人根本就是从悬崖上扔手榴弹,可笑他和他的手下士兵们,却还在朝着前面根本不存在的敌人投掷手榴弹,还胡乱开枪射击,甚至于他还像一头蠢猪一般,指挥着士兵们,朝着根本不存在的敌人发动了刺刀冲锋。

现在他才知道,他们刚才的举动,在敌人眼里是多么的可笑,可想而知敌人刚才一定在上面,笑的是前仰后合,笑话他是一头蠢猪。

中村只觉得嘴和鼻子朝前开始突出,两只耳朵也变得很大,正在朝着猪的方向进化,气的他两只眼差点喷出血来,站在山谷里面,完全不顾身形暴露在了火光之中,用没受伤的左臂,举起步枪朝着山顶开了一枪。

但是他还没有来及再给步枪退壳上弹,悬崖上便喷出了一溜枪口的火焰,子弹如同下雨一般的便朝着山谷下面打了下来。

中村感觉胸口像是被人重重的击了一拳一般,一个趔趄朝后退了两步,低头看了看胸口,胸口出现了一个弹孔,子弹从上至下,穿过了他的肺部,又从他的腰部穿了出去,才耗尽了所有动能,掉在了地面上。

他感觉身体像是被撕裂了一般的疼痛,呻吟了一声,双膝一软跪在了地面上,但是却强自用左手扶着步枪,没有一头栽倒在地,就这么颤抖着,扶着步枪,跪在地上,挣扎着还试图站起来,可是几经努力,他的力量像是被抽空了一般,两条腿怎么都用不上力,只能抱着步枪这么跪在地上。

山谷中残存的日军已经没有多少了,而且他们在下面,敌人在上面,他们根本无法利用山谷之中的石头掩护,只能怪叫着在山谷里被子弹撵的乱窜,接着被一个个的打翻在地。

而他们四周都是燃烧的柴捆,火光把谷底照的通亮,他们也都暴露在了火光之中,想要找个黑影躲一下就不容易。

有几个被逼急了的日军,于是干脆不跑了,端起了步枪、轻机枪朝着悬崖上开枪反击,可是敌人在暗,他们在明处,根本就看不到敌人的所在,只能看到星星点点敌人射击时候,枪口吐出的枪口焰,大致判断敌人的位置。

这样的情况下几个鬼子和藤条分队进行对射,根本就是找死的行为,藤条分队的弟兄们,就如同打野鸡一般的,从容的进行瞄准然后射击,把一个个谷底反抗的鬼子钉死在了地上。

中村抱着步枪撑着身躯,哇的一下吐出了一口鲜血,吐出的血里面,甚至有些内脏,显然打中他的子弹已经破坏了他的内脏,于是他摇晃着嘴角牵动了一下,露出了一丝苦笑,喃喃的说道:“真是不甘心呀!”

在说出这几个字之后,中村的头颅重重的垂了下去,吐出了最后一口气,就这么保持着跪姿,抱着他的步枪,死在了山谷之中。

而这个时候山谷的谷口一带,也响起了激烈的枪声,郑老实带着三四个弟兄,这时候在山谷前部也动了手。

他们同样朝山谷里面丢下了一些点燃的柴捆,甚至于还丢下去了一颗美国佬产的m14型铝热剂燃烧手榴弹充当照明弹,把谷口内部也照的通亮。

这时候谷口里面,还有十几个日军,正在那里忙活着抢救伤员、收殓同僚的尸体或者是收集战死日军的枪支弹药。

当头顶突然间丢下燃烧的柴捆还有燃烧手榴弹的时候,这些日军都吓坏了,赶紧摘下步枪,纷纷朝着悬崖上射击。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uaisuzugao.com/13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