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翁得利的上一句是什么,成语渔翁得利的上一句是什么

渔翁得利的上一句是什么,成语渔翁得利的上一句是什么

我有个双胞胎妹妹,从小到大,我们始终有一个秘密。

互换身份去体验彼此的生活,包括偶尔和对方的男朋友谈恋爱。

我们一直遵循着不打乱对方生活节奏的规矩,没想到这一次妹妹却先破了例。

1

“今晚你去跟俞阳吃饭?”周宁说话的时候正在客厅试衣服,最近她好像爱上了这种复古感连衣裙,衣柜里多了好几件不同颜色的。

我看了眼手机,楚航说今天要加班,不能来接我了。

“楚航晚上没空。”

“那正好,我还有其他约会。”

我放下手里的文件夹看过去,周宁正美滋滋地打理着一头长卷发,满面红光确实像刚陷入热恋的小女生。

怪不得这样,原来是找到了新的猎物。

“姐,我今晚不回来啦。”

周宁穿戴整齐,从包里掏出一根口红塞进我手里。

“我最近一直在用这个颜色,帮你也带了一根,记得涂哦。”

说完,她不慌不忙地踩着高跟鞋走了出去。

我把口红塞进包里,转念一想又拿出来直接涂在了嘴唇上。

手机振动了两下,是周宁发来的消息:“姐,忘记跟你说了,俞阳上周打球扭到了脚,说起来的话别露馅。”

怎么可能会露馅呢,毕竟我也不是第 一次成为“周宁”了。

2

“安安,最近公司实在太忙了,这个项目马上结束,我们请两天假出去好好放松一下。”

楚航 空闲之余给我打了个电话,语气里满是疲惫,但又带着一丝喜悦。

“你上周说的那部老电影我找到了纪念版,下次来家里我们一起看。”

老电影?纪念版?

上周?

哦对,我想起来了,上周是周宁替我去跟楚航约会的,看电影这种事情也只有周宁才会喜欢。

我对电影实在了解有限,敷衍了两句便挂了电话。

刚好到了和俞阳约好的地方,我先点了杯咖啡,然后打开微信。

周宁的小号半小时前刚在朋友圈发了一条定位,C Club,她还真是钟爱那里,包括俞阳,都是从那个酒吧钓到手的。

想起来我也有好久没去了,最近公司忙到脚打后脑勺,我每天回家倒头就睡,到底是没有周宁潇洒自 由。

我叫周安,周宁是我的双胞胎妹妹,从小到大,我们不仅长的一样。

就连追求刺 激的怪癖也无出其二。

我们有一个无人知晓的秘密,就是经常互换身份去过对方的生活。

高中时我们去彼此的班级,大学时相互替课。

甚至于毕业后交了男朋友,也会装成对方的样子出去约会谈恋爱。

我们喜欢并且享受着这种偷来的刺 激感。

“宁宁,我来了。”

俞阳一身灰色运动服,看到我就跑了过来,一双大眼睛亮亮的,像极了同事家养的那条萨摩耶

“你等好久了吧。”

“还好,我也刚到。”

说起来,我跟俞阳还不算很熟,周宁跟他谈恋爱刚两个月,而我只跟他吃过一顿饭。

周宁以前的男朋友个个都是精英人士,我能找到很多话题闲聊,也懂得如何释放自己的魅力。

但俞阳不一样,他还是个学生。

这导致我一身功夫无法施展,甚至觉得有些不适应。

好在俞阳足够热情,能带着我一直说下去。

第 一次跟弟弟“谈恋爱”,确实有种不一样的感觉,我好像知道周宁为什么会跟他在一起了。

一逛就到了好晚,我拿出手机一看,发现周宁给我打了十多个电话。

发生什么了?我连忙回过去,发现无人接听。

周宁从来没这么疯狂地打过我电话,一定是发生了什么。

我匆忙地跟俞阳解释了下,然后开车回了家。

没想到竟然在楼下见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

楚航怎么在这里?

3

客厅亮着,家里有人,周宁正坐在浴室,花洒开着,她全身都浇透了。

“怎么了?”

周宁见我回来了,一把抱住了我:“姐,吓死我了。”

“发生什么了?你晚上不是还在酒吧?”

“Eric就是个骗子,他把我扣在酒吧不让我走,还想…”

周宁没说下去,但我听懂了,屈起食指敲了敲她的脑门。

“这种把戏你也看不出来?”

周宁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行,太过恋爱脑,那个劲一上来谁也拦不住。

“然后呢?”

我等着她告诉我,楚航为什么会出现在楼下?

她愣了一下,从我怀里起来,沉默了三四秒才犹犹豫豫地开口:“我找你找不到,就给楚航打了电话。”

果然,怪不得楚航会出现在这里。

我们追求刺 激,偷偷互换男友,唯 一的底线就是不能私下联系对方。

周宁从不缺男人,也向来没对楚航有什么其他心思。

而她在这个喧嚣的夜晚破了规矩,即便事出有因。

隔了好久,我才听到自己的声音:“算了,你没事就好。”

说生气嘛,好像有一点,但气的不是她给楚航打了电话,而是周宁轻易地打破了游戏规则。

我躺下的时候,楚航刚好发来一条微信:“安安,今天的事别再想了,早点休息。”

窗外突然连着闪了几个巨大的雷,然后是轰隆轰隆地声音传来。

阴云密布。

我盯着这条微信半天,还是放下了手机闭眼入睡。

希望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

4

周宁的自我恢复能力如野草一般强盛,第 二天一早就什么事都没有出门上班了。

我从她的脸上找不到一丝奇怪的地方,却让我愈发觉得不安。

周宁钓男人的手段向来一 流,可若是她把目标放在了楚航身上呢?

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但一旦有了念头便一发不可收拾地迅速联想下去。

我给楚航打了个电话,约他晚上一起吃饭,他犹豫了一会才答应下来。

“安安,怎么这么急把我叫出来?”

楚航的眼神和反应告诉我,他还不知道周宁的存在。

“我只是…有点想你。”

楚航听完突然正襟危坐,表情也严肃了起来:“安安,昨天真的很危险,答应我以后不要一个人晚上去酒吧了好吗?”

“好好好,都听你的。”

得到我的保证后,他凑上来亲了我一下,我们恋爱五年,楚航对我向来有求必应。

他这么爱我,怎么会那么轻易被别的女人勾了魂呢。

5

“姐姐,明天周六,我们…”

周宁今天到家早,先做好了饭等我,不知道是不是我想的太多,总觉得她对明天的互换约会,有点隐隐地期待。

或许我和周宁天生就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正常人。

即便我已经在心里一万次怀疑周宁要对楚航下手,却还是鬼迷心窍地答应了她明天互换。

可能在我心里最 最隐秘的地方,还是想看看周宁要耍什么手段。

有了上次约会的经历,我和俞阳算熟了起来。

其实我们还挺像的,他虽然还在读书,却很早就开始创业,跟几个朋友一起开的工作室已经小有名气。

此时此刻,周宁在做什么呢?楚航呢?

我放下手里的球拍走到一旁喝水,俞阳也大汗淋漓地跑了过来。

这就是跟年下男“谈恋爱”的优势吗,约会项目都是打羽毛球,我在心里发笑,突然发现鞋带开了。

我顺势蹲下,没想到俞阳也蹲了下来,两颗脑袋撞到一起,我笑出了声:“我自己来就行。”

我以为俞阳还会继续抢着帮我系鞋带,没想到他真的不说话了,等我起身,看他还有点发 愣。

“撞傻了?”

“嗯?”俞阳回过神来:“没…没有。”

“那我们继续。”

“好。”

从体育馆出来,我才看到周宁发给我的微信:“姐,今晚我回去会晚一点,不用等我。”

晚一点?跟楚航一起?

没想到周宁的小心思这么快就开始了。

6

凌晨一点,周宁才到家,我听见防盗门开关的声音,然后是周宁蹑手蹑脚走路的声音。

我的屋子静的令人发慌。

我作息规律,跟楚航约会从来没有到这么晚才回家。

那他会发现吗?

周安时而端庄时而魅惑,他会发现这其实是两个人吗?他更喜欢哪个一点?

其实我心里有答案的。

只要周宁别做的太过分。

那天之后,我开始对楚航展现我从未有过的热情,简单来说就是一天打无数个电话查岗,正常男人哪有能受得了的。

可楚航不仅受得了,还没有一点不耐烦,他说,他喜欢我这样紧张他的样子。

倒是周宁先忍不住了。

“姐,你最近查姐 夫的岗好严哦。”

“楚航不错,我想明年开春就结婚了。”

“结婚?”

“嗯,飘太久了,想有个家。”

周宁张张嘴,没说话,转过去又开始研究她新的妆容。

不知道此刻的她心里在想些什么,我这个妹妹总是会让我猜不透。

或许是我们彼此都感受到了对方的变化,周宁再也没提过互换的事。

拜她所赐,我和楚航的关系从本来平静到没有一丝水花变得更有激 情了,周宁却正好相反。

俞阳最近特别忙,周宁说他们已经好久没时间出来见面了。

“年纪小的就是不太合适,还是得找成熟一点的,至少时间合得来吧。”

“你有新目标了?”

“哪有那么容易啊。”周宁看了我一眼,嘿嘿笑道:“不像你,能碰上姐 夫那么好的人,要是我能有一个楚航这样的男朋友就好了。”

哦?

我很好奇,周宁究竟行动到哪一步了,居然都敢明晃晃地说出这些话。

但我没有反驳她,有些梦,想做随时都可以。

7

我试图从楚航的脸上找到一丝他或许已经知道真 相的样子,但什么都没有。

按周宁以前那股子冲动劲,一定早早就开始露出马脚,然后用自己惯有的手段看着楚航一点一点陷入,把他吃得死死的,即使最 后真 相大白也离不开她。

周宁有这个能力,我是相信的。

但现在的她竟然还没有说出真 相,周宁果然是成熟了不少。

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行动一步了。

我破天荒地到楚航公司对面一家茶馆等他,楚航有点老干部的作风,没事的时候就爱出来喝茶。

“安安,你怎么来找我了?”

“听说你项目完结,庆祝一下呀。”我晃了晃手中的小茶杯,这东西我是真的没兴趣:“楚航,我们出去散散心吧,怎么样?”

“好啊,我上次不就说了,等我忙完这一阵,我们出去散心。”

我太了解楚航了,他从不会拒绝我。

或许我没有周宁热情开朗,没有她招男人喜欢,但是对于楚航,我有足够的信心赢过她。

我掖了下头发,端起了小茶杯想喝上一口,突然发现门口进来几个男生,打头的那个,不正好是俞阳!

我飞速低下了头,却仍然隐隐约约的感觉有一道炙热的目光打在我身上。

“怎么了安安?”

“没怎么。”

“你不舒服吗?”

我敷衍了半天,偷偷抬起头,门口的男生已经不在了,周围也没有他们的影子。

好险!

我和周宁恶作剧多年,还从没有被人撞到当场拆穿过,刚才真是差一点。

……

我和楚航做好了详尽的游玩计划,却没想到临出发前出了岔子,周宁一瘸一拐地回家告诉我,她被电动车刮倒了,小臂骨折,脚也扭伤。

她应该还没有疯狂到为了阻止我跟楚航出去而故意伤害自己吧,希望我的妹妹不会做这么傻的事。

8

“姐,耽误你和楚航出去了,是我的错。”

“我们可以改时间,你现在需要人照顾。”我从屋里拿出了一个抱枕:“把这个垫在胳膊下面舒服点。”

“这不是你最 喜欢的抱枕?你可从来没让别人碰过。”

“是啊,我只是借你用一用,拆了石膏之后要还给我的。”

周宁目光闪烁,低头避开了我的视线。

“当然了姐,我怎么会抢你的东西呢。”

“是啊,你怎么会呢。”

我骗楚航公司突然交给了我一个新项目,出去旅游的事要推一推了,楚航没说什么,只是让我注意身体。

意外是在那个大雨天发生的,我没带伞,匆忙从写 字楼出来的时候正好撞到了一个人,抬头一看,竟然是俞阳。

我心里一慌,今天的装扮跟周宁不太像,我怕会露出什么马脚。

然而俞阳比我想象的要冷漠的多,还没等我开口,他只看了我一眼然后就走了过去。

他跟周宁吵架了?说起来我确实很久很久没从周宁口中听到过俞阳的名字了。

既然如此,我也假装低头看手机,只是原本走过去的人突然又回过了头。

“周安。”

我清晰地感觉到头皮一阵颤栗,迟迟没回头,但双脚却像被粘住了一样,无法继续向前逃走。

“周安,是你吧?”

我和周宁二十几年来的秘密,还是被人发现了。

9

“怎么了俞阳,竟然不记得我的名字了?”

他是怎样发现的?明明和我恋爱五年的楚航都从来没有发现过他一直在跟两个人谈恋爱,只见了三面,俞阳又怎么会…

“你不是她,你不是周宁。”

他语气果断坚决,丝毫没有被我的反驳所影响。

我不懂俞阳的目的是什么,听说他很喜欢周宁,却没有冲上来质问我周宁在哪里,我又是谁,只是用一种类似于悲壮的眼神看着我。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还有急事,先走了。”

俞阳上前一步拽住我的胳膊:“周安,你们什么意思,耍我?”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这么喜欢周宁吗?”

说实话,我和周宁从小就缺少道德感,不然也做不出这种互换的事来。

我曾经想过一旦被人拆穿是什么后果,被人唾弃,遭人谩骂,这些好像都没什么所谓。

但真到了这一天,我突然发现自己受得了恶语相向,却唯独受不了俞阳这种全世界都欠了他一样的眼神。

所以我只能落荒而逃。

没想到更大的惊喜还在等着我,我又一次在楼下见到了楚航。

我好像一点都没感觉到意外,周宁安静太久了,这不像她的作风。

回到家,她果然坐在客厅等我。

“姐姐,你回来了,这么大雨怪不得回家这么晚。”

刚好给了你欺骗楚航的时间不是吗。

她等了好久,见我没说话,拄着桌子站了起来:“那我先回去休息了。”

转身的瞬间,她状似不经意地撩了下头发,我看到她颈窝那里,一个清晰地红痕。

要有付出才有收获,我的妹妹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用一些手段来绑住这个男人。

先让对方死心塌地地爱上她,然后顺理成章地坦白自己的身份。

周宁的这些手段,看了太多,我竟然觉得没什么新奇。

甚至在想,到底都是些什么清醒又愚蠢的男人,能够一个个全部被这些手段所捆 绑。

10

我故意冷落了楚航许久,或许在我不知道的地方,有其他善良的人帮忙维系着楚航和周安的爱情。

我倒是乐得如此。

只是没想到很快又见到了俞阳。

那天的项目推进会上,他带着团队的人一起来参加。

见到他的第 一眼我整个人都有些不自在,还好大家还都保持着表面的和平。

会议结束,我弯腰捡笔的功夫,他靠了过来。

“我们聊聊?”

“这件事是我们的错,我不认为我们还有什么聊的必要。”

俞阳抬眼盯着我,像是在控诉我的不 良行径,我搞不懂他为什么一直来针对我,想知道真 相完全可以去找周宁。

良久,他弯腰捡起了地上的笔盖。

是我刚刚太紧张忘记拿起的笔盖。

“周安,你觉得好玩吗?”

他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说出口的话却没有那么纯良,甚至给了我一种压 迫感。

说完,他拿起一旁的提包走出了会议室。

我沉默良久,突然发现事情变得棘手。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楚航最近变得特别忙,忙到没时间回我消息。

我和周宁每个人都有两个手机号,方便在恶作剧的时候,和对方男朋友联络。

不知道楚航是不是已经被另一个手机号迷了心窍,才会迟迟不回复。

晚一些,他终于给我发来了消息。

“上午刚打过电话,安安,你又想我了?”

上午?没想到周宁这么急,恨不得24小时缠着楚航,为自己铺垫好足够宽阔的前路。

“楚航,你还记得大学时候吗,我们一起去爬山那次?”

没一会,楚航的语 音电话就打了过来:“安安,你想爬山了?”

“你觉得呢?”

楚航轻笑了声:“我当然记得了,在山顶我跟你求婚,你说等到事业稳定才行。”

“嗯,你说你喜欢事业型女性,我才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强的。”

我配合着楚航说下去,带着他回忆起我们的往事。

“喂周安同学,别给我扣帽子,是你自己天生工作狂,我说过了你想结婚随时都可以。”

其实楚航真的是我身边最 好的人了,但我爱他吗?

我想一开始是爱的,只不过我这种天生没心的人,很难对一个人保持长久的情感。

“楚航,后天是我们恋爱五周年的日子,一起吃饭吧。”

“大小姐发话,岂有不从的道理。”

就到此为止吧,我实在不想再看周宁的小把戏了。

11

我装作随意地跟周宁透露了我和楚航后天要去吃饭的地方。

心里在隐隐期待着那天大家都聚在一起的样子…一定刺 激极了。

“姐姐,俞阳最近有联系你吗?”

“什么意思?”

“唔,你和他出去约会之后没几天他就跟我提了分手,但是上周又来问我一堆有的没的。”周宁漂亮的脸蛋上满是不解:“追我的时候那么认真,最 后说了个不合适就分手了,小男生都这样吗?”

俞阳…这个人有问题。

他既然在发现了我们的秘密之前就和周宁分手了,之后为什么又频频出现在我面前甚至抓住这件事不放。

世界上唯 一知道我和周宁秘密的人,他到底想怎么样呢,不过也不重要了。

今晚之后,我和周宁的秘密,也就不再是秘密。

没想到有的人真是禁不起念叨,纪念日那天,我收拾好东西要去约好的地方,结果又在楼下看到了俞阳。

“周安,又见面了。”

我回过头去看着这个年轻的男孩。

“周安,我知道你和周宁…。”俞阳舔了舔干燥的嘴皮:“你知道楚航现在在做什么吗?”

我突然觉得有意思起来:“做什么?”

“你跟我来。”他长臂一伸拽住了我的手腕。

看起来俞阳也并不是全都猜到了?

我跟俞阳飞速地赶到了订好的饭店,那辆熟悉的越野车就在地下停车场的角落里。

熟悉的男女正在车里相拥,车窗贴的防窥膜年头久了,已经不能完全遮挡,我依然能隐隐约约看到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样子。

我没想到周宁这么着急,甚至在车上就…

倒是俞阳在我身后气的不行,我回头看了他一眼,笑了出来:“你气什么。”

我走到车前敲了敲玻璃,正在激 情头上的楚航下意识抬头,然后整个人愣住,下一秒松开了已经伸到周宁衣服里的手。

周宁同样气喘吁吁地回身看到了我,但她比楚航冷静的多,我甚至在她脸上看到了一抹笑意。

我想她一定在心里暗自雀跃,我的男人马上就要变成她的了。

12

“所以,一直都是她?还是你?”楚航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样站在车前,头也不抬。

“上大学的时候一直是我,后来工作了,偶尔是她。”我一直期待的场景出现了,却意外地有些烦躁,于是从包里掏出一支烟。

没人知道我会吸烟,周宁不知道,楚航也不知道。

旁边伸出一只手抢走了我还没点燃的烟,然后塞了一颗糖给我:“抽烟不好。”

还真是小孩子,俞阳皱起眉头把烟扔到了一旁。

周宁看到我们的互动,嘴角意味不明地弯了起来。

好像在说,姐姐不也一样,和我的男朋友搞在了一起。

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楚航哥哥,你喜欢的不是我吗,我们一起看电影,一起吃饭,你说过你最 喜欢我的啊?”

周宁凑了上去,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甚至伸长了脖子,想让对方看到上面的点点红斑,那都是两个人情到浓时的印记。

楚航始终没敢抬头,最 后拿起一旁的衣服转身离开:“我先静静。”

“你不许走!”周宁再也保持不住游刃有余的姿态,上前拽住了楚航:“你选谁?”

周宁或许没想到楚航会选择逃跑,她眼中的震惊我丝毫没错过。

只靠这两个月的用心勾 引,就妄想彻 底了解一个男人。

我的妹妹还是这样冲动又识人不清。

她接连在爱情游戏里失手,连俞阳这样简单的人都握不住。

于是她爱上了楚航的成熟稳重,却从没想过她喜欢的楚航,是我一手培养了五年的人,她只看得到他浑身的优点,却看不到他的劣迹斑斑。

世界上不会有人比我更了解楚航了,他会怎样选择?

比起求得我的原谅,或者是跟周宁在一起,最 大的可能是,他会选择逃避,敷衍了事。

“安安,你早就知道了?”

楚航把问题抛给了我,不愧是他,到最 后都自私得要命。

“我知道又如何,我们五年的感情,你却连我的人都认不清。”

我露出一副伤心又无奈的模样:“楚航,该做决定的是你。”

楚航恼红了脸,拨开周宁的手大步离开。

他一定恨死我了吧,如果我不来戳穿,说不定他还能坐享齐人之美,但我偏偏把事情摆了出来。

“周安,这就是你想要的吗?这下你满意了。”

楚航的逃避恰好证明了周宁的失败,她或许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抢不过我。

“宁宁,我只是早点提醒你,楚航跟你不合适啊。”

“从小到大你都赢不过我,现在竟然用这种手段。”

确实,从小我都没有周宁受欢迎,很多东西她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而我只能以“妹妹有了姐姐也要有”的原因得到。

她聪明漂亮,热情开朗,在男人身上从没失手过。

过度的优越让她忘了不是每个男人都会被她玩弄于手掌之上,更何况她和楚航之间还夹着一个我。

“宁宁,你确实什么都好。”

“可是你想得到楚航,拿什么跟我们之间的五年比呢?是你引以为傲的美貌,还是从没失败过的手段?”

“他和那些男人不一样,他念旧又懦弱。”

13

楚航走了,周宁也走了,停车场一下子安静,我捂着胃蹲了下去。

还没吃饭,疼得有些受不了。

俞阳在后面围观了这场好戏,或许是愣住了,也迟迟没离开。‘

见我突然蹲下,他还跑了过来:“你不舒服?”

走了一个满是心眼的妹妹,又来了一个劳什子弟弟。

我扶着他站了起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什么?”

“我的秘密啊。”

“姐姐,我也有秘密,你想听吗?”

俞阳的杏眼仿佛有无穷魅力,吸引我挪不开视线。

“那就,说吧。”

俞阳说他第 一次见到我,是在学校的毕业典礼上,那一年他大四毕业,我研三毕业。

我从没想过会有一个男生在我看不到的地方被我深深吸引,但第 一眼,也是最 后一眼。

之后就是C Club,他在那里见到了周宁,没过多久两个人就在一起了。

尽管恋爱之后他发现自己和周宁有很多不适合的地方,但也甘之如饴。

问题出在我和他一起打羽毛球那天,俞阳看到了我耳后一颗不小的痣,那是我和周宁唯 一的一处不同。

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即便是跟我恋爱五年,认识快七年的楚航,也没能有一次在跟周宁亲热的时候注意到那颗红色的痣。

俞阳翻遍了毕业典礼上偷 拍我的照片,好久才反应过来,世界上有两个“周宁”,而他的女朋友,却不是他喜欢的那个“周宁”。

俞阳比楚航要果断地多,他迅速跟周宁分手,然后一点点查,最终知道了周安的存在。

怪不得。

怪不得他明明早就分手却还是缠着我不放,怪不得他每次看着我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单纯和占有欲交织的复杂感。

把事情捅破的是我,明明应该感到痛快,但我却还是觉得不够爽。

我没有拒绝俞阳递过来的酒,我知道现在的自己需要,我把他当成一个不会说话的垃圾桶,在酒精的催化下把我和周宁的故事全部讲给他听。

我以为会从他的脸上捕捉到一丝震惊和鄙夷。

但什么都没有。

俞阳只是摸了摸我的头发:“跟我在一起吧。”

他像一只敏锐的小狼,伺机而动,捕捉自己的猎物。

俞阳摇了摇头:“我只是想当个普普通通的渔翁罢了。”

说完,他又用那双眼睛盯着我,目光炯炯,流连在我的唇上,见我没有抗拒,温柔地贴了上来。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他想成为渔翁。

可我却永远不可能是他能轻易得到的鹬蚌啊。

14

楚航如我所料躲了起来,我不知道他在 逃避什么,或许是我,也或许是周宁。

但最 大的可能应该还是他那丰厚的自尊心,他觉得耻辱,所以藏了起来。

他好像从这个城市凭空消失一般,让我觉得自己的五年也不过如此。

周宁联系不到他,整日像发了疯一样,一个优 秀的猎手怎么会甘心失败,但他找不到楚航,连手段都没处使。

周宁拉着箱子要走那天,把我叫了回家。

“姐姐,还是你高明呢。”

我?我不高明。

我和周宁虽然长得一样,气质上却是大相径庭,她天生带着那股子魅惑劲,各式各样的男人从来都是手到擒来,别说男人,有的时候我也喜欢。

但我天生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很少有人能真 正走进我心里。

楚航曾经走进来过,但我很快发现了他的自私懦弱,于是把他推了出去。

周宁喜欢楚航吗,我看未必,她也只是追求刺 激想从我手上抢人罢了。

就像我也早就失去了对楚航的爱,跟周宁一样,只是为了能狠狠压过对方。

我们是命运安排好的姐妹,却也是猎场上最 优 秀的帮手和劲敌。

周宁的挫败从来不在我,而是她选了一个失败的猎物,我只是恰好在那个关键的时间点上推了一把

我笑着拍了拍她的手:“宁宁,以后要擦亮眼睛。”

“我会的。”

15

我生活中重要的两个人一下子全都离开,家里都变空了许多。

倒是俞阳经常上门来找我喝酒,有时候我差点忘了,他可是周宁的前男友。

“你对周宁一点兴趣都没有?”

我摇了摇杯子里的红酒,想听一听他们的故事。

“周安,从始至终,我只对你有兴趣。”

俞阳的变化好大,我第 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还像个涉世未深的小男生,眼睛亮亮的,让人一眼就能记住。

而现在他的眼神深不可测,藏着我察觉不到的东西。

他显然已经变成了情场上的猎手,就像曾经的周宁,他们用这种深不可测蛊惑吸引着别人。

又或者,他也是天生的猎手。

“我现在应该说些什么?俞阳,我能相信你吗?”

他拿过我手中的装着红酒的高脚杯,换成一杯水递了过来。

“我不急,但我有信心能等到你。”

我突然想起了那天晚上他夺过我手中还没点燃的烟的动作。

我坐在俞阳旁边的地毯上,望向落地窗外。

灯火明亮,却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俞阳是我见过最与众不同的人,在他之前,我从没在其他人身上感受到过这种小心翼翼却带着势在必得的喜欢。

楚航的自私懦弱是藏在骨子里的,他表面上的稳重让人找不到一丝缺点。

没有缺点就意味着平平无奇,五年时间足够我们消磨掉所有的喜欢。

俞阳和他不同。

他身上带着让人兴奋的朝气,更何况那朝气是为我而来。

我在周宁身上学到了如何让男人爱上自己,却从没学会如何让自己不变成别人的猎物。

我承认,俞阳看向我的这一秒,我沦陷了。

但我心甘情愿,攀上他的肩膀,投入他的怀抱。

16

一 夜好眠,第 二天,我踏上了飞往另一座城市的飞机。

或许楚航也没做错什么,有些事情不想面对就先找个安静的地方待上一段时间。

时间总会给到我们自己找不到的答案。

我跟着公司的工程部调岗来到临市,换了张新的手机卡,这里没有楚航,没有周宁,没有俞阳。

没有那些见不得人的秘密。

周宁又找了新的男朋友,完全忘了我们之间发生过的龃龉,偶尔还会发来消息跟我报平安。

报表算了三遍也对不上,我烦躁地掏出根烟,下一秒,身后伸出只手抢过了我手里的烟。

俞阳。

我没回头也猜到了。

而当我真 正亲眼看到他的时候,才察觉到,三个月不见,他仿佛一下子褪去了青涩,已经很难再让人联想到小男生三个字了。

他不再一身运动服就大汗淋漓地跑向我,他开始有了楚航那样的成熟稳重,一举一动都带着诱人的魅力。

我赌对了,这个眼里都是我的男孩,还是找了过来。

依旧是周宁教我的,她说,不要太容易让男人得到你,要勾着,钓着,太容易就到手的人,没人会珍惜。

第 一眼见到俞阳,我就知道,这是个太过干净的男生,我们的游戏不应该把他牵扯进来。

他跟我坦白心事的那天,我清晰地感受到他对我的喜欢,甚至是超越楚航的。

俞阳让我感受到了许久不曾体会过的朝气和热恋感,让我得到了久违的被人喜欢的感觉。

我要变成若即若离的鹬蚌,我要让他得不到我却也不想放手。

我学会了周宁那一套,那一 夜过后,我们有了更深的羁绊,之后我转头就走。

时间会让我慢慢冷静,却会让俞阳越陷越深。

等到差不多的时候,我故意让俞阳知道我在哪里,我知道他一定会来。

无论是黄雀还是渔翁,都不是会轻易放弃的角色。

他们有足够的耐心等猎物入手,俞阳还没有得到我,又怎么甘心放手。

终于,他找过来了。

或许我也可以尝试成为别人的猎物,这要比之前更加刺 激,不是吗?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uaisuzugao.com/2185.html
(0)
投稿用户
上一篇 2022年9月29日
下一篇 2022年9月29日

相关推荐

搜索资料 全部分类 搜索教程
扫码关注

客服代找资料
加客服微信:3231169
私发想要资料的标题/关键词
快速代查找相关所有资料

如来写作网客服微信3231169

立即扫码添加我吧

微信咨询

客服代找资料
加客服微信:3231169
私发想要资料的标题/关键词
快速代查找相关所有资料

如来写作网客服微信3231169

立即扫码添加我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