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脱口秀演员小块每年就写五分钟

李诞在宣传脱口秀的时候说,“每个人都能说五分钟脱口秀”。这话是对观众说的,成熟的脱口秀演员当然不会按照这个标准来。只有脱口秀演员小块,“每年就写五分钟”。

在今年的《脱口秀大会》上,有四年脱口秀经验的小块,确实只讲了五分钟。本来按照排序,他应该是靠后出场,但看到思文只拿了两灯,他忍不住站起来,“确实是有点值得挑战,冲动了”。讲完五分钟,他就离开了。

对于这个结果,小块是有预料的。上场之前他还在改稿,虽然线下讲过,效果也不错,但是他知道效果好不是因为稿子本身好,“线下状态更自然一点,或者说大家看线下演出要求没有那么高。 ”

专访|脱口秀演员小块每年就写五分钟

《脱口秀大会》第五季,小块单人海报

通常小块不回头看自己的演出视频,“太尴尬了”,但为了进步,他硬着头皮看自己上《脱口秀大会》,上了三次,每次都能找到新毛病。

小块第一次上《脱口秀大会》是神仙打架的第三季,当时他是节目新人,第一轮表现很好,北京口音的拆二代人设立住了,拿了三个爆梗直接晋级。到了第二轮,因为紧张,状态完全不对,语速太快,淘汰了。

第四季,他不再是新人,同样过了第一轮,但第二轮实在来不及背词儿,整场都在看提词器。到了第五季,他讲的时候就感觉节奏不对,等回头再看,“才知道是非常差。”

专访|脱口秀演员小块每年就写五分钟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截图,小块谈“拆二代”

看到这里,可能不少人还想不起小块的具体样子,毕竟在诞生众多明星的《脱口秀大会》上,他算不上是一个引人注意的存在。

小块生活在北京,在成为拆二代之后,他的主要工作是全职爸爸,在家带娃。2017年年底,上海迪士尼开业,妻子带孩子去玩,给他放了三天假。他出去看到了开放麦,觉得台上的人说得也太差了吧,“如果这样都行,我也行。”他回去和妻子说要干这个,结果被怀疑出去花天酒地。

参加单立人的免费培训,上了一堂课,小块就去了开放麦。第一次开放麦效果很好,“那天有两个女观众喝多了,讲什么她们都乐,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在这之后,小块度过了新人期,努力成为更专业的脱口秀演员,进入笑果

虽然有了更多开放麦机会,但在“遍地是大王”的《脱口秀大会》,小块基本上第二轮就被淘汰,今年干脆一轮游。

“基本上,所有的脱口秀演员私下里都比较好笑,至少在自己的小圈子里面是好笑的,但实际上就像你在家乡班里长得特别漂亮,当你进了北影以后,你就发现自己就是平平无奇的一个人。所有的好笑人都聚一块,你就没有那么好笑了。”

专访|脱口秀演员小块每年就写五分钟

讲线下的小块

不过,在另一个平台上,脱口秀演员小块做了一些能让人记住的,有趣的事。

虽然小块是北京人,但因为工作,他上半年正好住在上海,同样经历了独自在家的两个月。他每天讲些段子,拍成短视频发在抖音上作为“日记”,好笑又心酸,积累了不少原本在节目里没关注到他的粉丝。不少脱口秀演员在节目上提到了那两个月的居家生活,但小块在首轮比赛的段子里,反而只字未提这一段经历,也没用那些视频里的素材。他觉得,如果一个段子说不痛快,那干脆就不说了。

紧接着,《脱口秀大会5》官宣当天,小块在自己的抖音账号宣布也要做一个节目,叫《吐槽<脱口秀大会>会》。视频开头,他说,每年能上节目的脱口秀演员大概有五十多个,能被记住的大概是十多个,但实际上全国有1000多个脱口秀演员,那除了这百分之一的十多个,其他人都在干啥呢?接下来,视频里出现了几个节目里见过或没见过的脱口秀演员,直白地表达自己对这个节目的看法:比如这主要还是个综艺节目,人设和特点的重要性或许大过脱口秀本身,也指名道姓表达对节目选手的看法,比如谁的水平不如自己,却还是上了节目。

录小视频时,第一轮比赛早已结束,小块对于这个小节目的解释是,“淘汰了以后你不能没事干,我就想怎么着还得给自己刷点存在感,要这么说的话,这个理由显然是有点自私了,所以我就想了一个更正当的理由,大众对顶流的脱口秀演员比较关注,对我们这些没有什么流量的演员不太关心。”

专访|脱口秀演员小块每年就写五分钟

《吐槽<脱口秀大会>会》微博截图

虽然视频以半开玩笑的形式在做,但小块提出的问题令人好奇,除了那十多个脱口秀明星,普通脱口秀演员在以怎样的心态经历这个节目?比如小块自己。

“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特别合格的脱口秀演员。”他认为主要问题就是懒。

作为一个全职爸爸,他抽空说说脱口秀,每周商演加上开放麦,线下能说五到八场。有些段子在开放麦说的效果一般,也达不到符合线上节目标准,他知道要改,但改几个字就改不动了,“基本上每天都在生气这件事,一改的时候就想,要不然明天再改,等着等着,比赛就开始了。”

他知道总说一样的段子是特别不好的习惯,但他就是懒,改得太慢了,只有每次比赛前,他才会集中写一下。按照小块的自嘲,写五分钟,加上积累的一些段子,能管一年。因此他才一直保持开放麦的频率,“去都不去开放麦的话,我可能彻底就不想干了,最起码去了还能维持一个状态。”

他认为,这么“懒”是源于他的“劣根性”——实在太想得开了。

去年童漠男表现也不好,被淘汰以后跟小块说,“咱们俩好好卧薪尝胆,回北京写一年。”童漠男用这一年好好写了一个多小时的内容,今年的现场很炸。然而小块写了一阵子就觉得,“淘汰也不是大事”,就不写了,想通了,也躺平了,最后在比赛前,他终于完成了今年的五分钟KPI。

“我也不是无所谓,我理想中的状态就是能混一轮是一轮,最后没‘混’进去,肯定会有点失望。越来越觉得这行可能不好混了,大家都这么努力就没法混了。”

小块用了“混”这个字。并不是他对脱口秀态度不端正,而是相比他看到的其他脱口秀演员,他认为自己的表现只能算“混”。

“我印象很深的是,我们一块写别的节目要读稿,我一般都是就读自己负责的嘉宾稿子的时候过去一趟,有专门的人记笔记的,我就不记了。但我看到鸟鸟不仅记自己嘉宾的笔记,她也记别人负责的嘉宾。我当时非常震惊,我说你这是干嘛,累不累?但人和人就是不一样,吴星辰淘汰以后,我还在消解自己情绪,他那边已经开始写新段子了。”

小块感觉到《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以来,一年比一年竞争激烈,“发展脱口秀取得的成功‘过于大’了,大家都知道当脱口秀演员也能成事,所以就比着来写,卷起来了。”

在这些真正热爱脱口秀的人面前,小块顶多算“喜欢”脱口秀。

和小块关系好的脱口秀演员都知道,和小块在一起, 段子少聊,最好别聊。尤其是邱瑞,去年淘汰后,除了童漠男卧薪尝胆,邱瑞也奋力直追,小块每次看见他,他都抱着电脑聊段子,小块“批评”邱瑞,“你这么着,跟写代码有什么区别?不如还干程序员去!一个文艺工作弄得跟上班似的,没有意义。”每次都这么说,小块感觉到,“邱瑞已经不怎么联系我了,哈哈哈哈。”(块式脱口秀)

但只是“喜欢”,也让小块尽快走出淘汰的阴霾。今年首轮比赛后,一些选手的房间里传来了哭声。“他们准备的时间更多,写的稿更多,很多人可能是等了好多年,第一回上,得到一个非常差的结果。”因此,他虽然有些难受,但对比一些更可惜的脱口秀演员,他觉得自己“好像没有那么惨,比我惨的人太多了”。

很快,他就调整好了情绪,开始“复盘”《脱口秀大会5》的问题。

“我想这个结果,领笑员的权力大不是唯一因素,网上有很多人说应该全让观众投票,但实际上全让观众投票,可能对那些没上过节目的演员更不公平。《脱口秀大会》突围赛第一期录十几个小时,可能录到夜里两三点,去节目现场的很多观众,可能是某些演员的粉丝,他们的投票其实就不太理智了,这对那些新人演员也是很不公平的,必须得有专业的和大众两条线做平衡。但是在观众看来,可能某些期的‘专业部分’出了小问题。只能说下回挑领笑员的时候,多考虑一下吧。有些观众觉得领笑员权力要收一点,但我倒是觉得没有必要,这事就像所有的比赛一样,没有绝对公平的,今年领笑员被很多人骂,都怀念以前的领笑员,杨天真罗永浩……但实际上,当时他们在的时候也有人骂他们。没有绝对的公平,你碰到什么情况都只能认,没有别的办法。你要是觉得规则不合理,你别来。”

专访|脱口秀演员小块每年就写五分钟

担任主持人的小块

【对话】

“脱口秀演员有人设是一件好事”

澎湃新闻:你会去网上搜自己,或者是对于这个节目的评价吗?会去豆瓣的“脱口秀大会小组”看看帖子吗?

小块:我不太搜自己,但是我有时候会去看豆瓣、知乎微博上,看一些大家对这个节目或者对其他演员的评价。我经常看小组,也挺有意思的,因为我觉得那个小组非常能体现人类的多元化,对一个人喜欢、不喜欢的都有,各种想法都有,挺见世面的,打开了我的一些思路。

如果讲到我,主要是看如何评价,要是正向的评价,我一般会觉得说得很有道理,要是负面的评价,我都会觉得,你懂个屁。哈哈,开玩笑。

澎湃新闻:你会从中发现一些观众的审美趋向吗?比如不仅好笑重要,立场也很重要。

小块:我理解你的意思。我觉得他们评价演员,经常不是基于这场表演,会说“谁几年前说过这样一段话,我到现在都没法原谅他”,这样的说法,我就觉得非常莫名其妙。还有很多人会断章取义,瞎猜说看脸上这个表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说得真真儿的。说实话,如果我不是参与过这个节目录制,真有可能被他们唬住了,那种自信和笃定,真挺蒙人的。

我以前就会在网上跟人battle,如果有很多人骂我的话,回不过来,我就会做一个视频就给他们统一回复,我觉得很刺激。如果骂我的人多的话,我希望能看到一些新的角度和新的观点,一些我没想到的点,就会觉得还挺有收获,但现在好多人骂得有点行活了。

澎湃新闻:对于你好像没有什么负面评价。

小块:你这就不了解演员的心态了,没人搭理你才最悲哀。做这行就是为了引人注意,没人理你才是最痛苦的。

澎湃新闻:你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第一场评价比较好,开始说拆迁这个事情,为什么这个梗后来不说了?很多脱口秀演员自身有效果的特点和梗会反复拿出来说,成为一个标签,比如炒股、租房族,你是主动不想再说拆迁了?

小块:我本身也没想多说,因为“脱三”那一段全是新写的,以前在线下讲的时候就没写过这方面内容,纯粹是为了上这个节目,临时写的一个段子,但是没想到效果还挺好。我这个人肯定怎么省劲怎么来,“脱四”的时候也想着再借着这个气,是一个比较偷懒的方法,因为大家有一个印象,写好了的话可以加分,但是我觉得可能是没有写好。所以今年基本上一带而过,没有想要再用这个梗了。实话实说,这几年都挺难的,我还在这儿那样,有点无病呻吟了。

澎湃新闻:你在《吐槽<脱口秀大会>会》里说,在这个节目要火,就要有一定的人设特点,可能是更偏娱乐圈的一些东西,这是你的真实感受是吗?

小块:对,而且我觉得有很大的运气成分。说实话,我认为脱口秀演员有人设是一件好事,因为任何一个好的文艺作品,主人公被别人喜欢,肯定是因为个性比较鲜明,演员有人设也是正常的,但是你成功其实有很大的运气成分。

运气成分就是你自己没法控制的东西,比如今年这个节目是在青岛录,这是演员没法控制的,毛豆他大连口音那么重,在青岛录会有加成,要在上海录的话,很多观众就听不懂,其实我听他讲都有点费劲,这个就是口音隔阂太大,但是在青岛录制对他来说效果不减反增。

澎湃新闻:作为脱口秀演员,对这个节目的感情是不是比较复杂?像你说的,有一些运气成分,但也有实力问题,最后的效果谁也不知道。

小块:如果自己表现不好,肯定会分析原因,大家都会去分析,但原因也都差不多,大部分都是给自己找借口,录制地点不对,或者观众不对,又或者领笑员没拍灯。这些肯定是客观存在的,当然了,写线上的段子会更难一点,这是肯定的。

把来剧场看演出的观众逗笑,其实是很容易的,表演上稍微劲大一点,或者情绪顶上来了,氛围就到了,但是线上传播,有好多是二次传播,大家会分析你的文本怎么样,而且看的人多了以后,大家会更加注意到你讨论了什么社会话题,这个段子够不够精妙,这个比喻、技巧怎么样。有些演员努力地专门去创作这样的段子,但是出来的结果有些好,有些不太好,没有起到他们想达到的效果。

所以我现在对这个节目的看法,还是先写自己比较满意的东西,好不好的就无所谓了,最起码自己先讲痛快,别回头到时候自己没讲好还挨骂。

线上演得好,“这一年可以什么都不用干了”

澎湃新闻:说了4年脱口秀,为什么现在线上和线下有这么大的区别?

小块:线下去剧场里看演出的人,是专门奔着脱口秀去的,看节目的观众有一部分是奔着看明星去的。我不是指李诞或者其他领笑员,脱口秀也是有明星的。

一场节目录制大概等好几个小时,录制也要好几个小时,时间成本非常高,花出这么多时间成本,它不太可能是线下那种一个半小时就为了看一个好笑的演出,线上表演是需要看明星的,明星讲得好会有很大的加成。

再一个是节目现场干扰因素很多,舞台很豪华,吸引你注意力的地方非常多,线下演出就没有这些,所有地儿都是黑的,只有舞台是亮的,观感很不一样。所以你看今年节目上的演员都是嚷着讲,喊着讲,他们一定要大声,否则观众听不见,没法把注意力集中到你这儿,舞台上的人,必须得劲特别大,才能吸引观众。

有的时候录到后半程观众会很困,突围赛录了得有10个小时左右,你不上点劲的话,观众很容易走神。节目录制现场的座位也不舒服,连个靠背也没有,观众的耐心就更少了。而且看节目的观众,更喜欢文字比较巧妙的梗。

澎湃新闻:你自己更喜欢剧场还是线上?

小块:我自己肯定喜欢在《脱口秀大会》上表现得好,因为表现得好的话,会过得非常省事儿。省事儿的意思是,你要是在《脱口秀大会》上演够30分钟段子,基本上你这一年可以什么都不用干了,但是如果你在线下想取得同样的回馈的话,需要演很多场线下。观众的笑声和现场的反馈,只是最普通、最直接的一种反馈,但是你在节目上要表现的好的话,你得到的收益要大很多。

澎湃新闻:作为一个脱口秀演员,观众的笑声这种回馈对你来说更珍贵,还是所谓的“一年都不用干了”对你来说更珍贵?

小块:这个事不冲突,在《脱口秀大会》上有30分钟的表演,必须得每一段都有观众的笑声才行。不可能现场效果不好,回头网上火了,这不太可能,虽然有这种现象,但是非常少。能把《脱口秀大会》的场子讲炸了,线下一定是反馈很好的。

其实所有参加《脱口秀大会》的演员,他们在线下都非常炸,那些0灯、1灯淘汰的,在线下也都非常炸。线下演得炸,现在已经是一个入门的资格了,必须得先达到这个标准,才能上这个节目。我认为,脱口秀还到不了线上线下是两个类型的地步,线上是线下的进阶版而已。虽然线上脱口秀不确定性的因素更多,但大部分说线上不好的人,可能是因为没在线上表现得很好过。除非是到了周奇墨那个水平,他说他更喜欢线下,我可以相信。我说你就别信。

如果非得选一个,我肯定还是选择线上,剧场你演得再好,一场也就几百一千人最多了,但线上节目有多少人看不用我说了。这个东西肯定是反馈越多越好,越开心,我没见哪个演员不管观众怎么样,现场倍儿冷还能一直坚持。人越多越好。

澎湃新闻:平时也不太跟同行人之间聊段子或者是工作?

小块:很少聊,我自己的段子要找别人聊的时候,肯定是这个段子已经写到头了,我自己挑不出来任何毛病了,我才会去找别人聊,但是目前我还没有哪个段子到这个程度,我会看出好多毛病来,觉得还可以改,那就没必要去找别人聊,但是我自己又不改,所以一直没法找别人聊。

“只要靠自己取得了成功,那收获什么都是合理的”

澎湃新闻:我看你的小节目,觉得那些脱口秀演员实际上还是有些情绪。

小块:肯定是,但凡你是干这个的,肯定骨子里还是认可自己的东西的,都觉得自己最厉害,我没见过哪个脱口秀演员发自肺腑觉得自己不如别人,自古以来文人都有这些“劣根性”哈哈。

但是我在《吐槽<脱口秀大会>大会》里说的也确实是实话,每年参加《脱口秀大会》可能有五十多个人,成功的可能就有十个,他们的资源和流量过多了,我觉得没有必要让他们那么累,其他人也可以多少分担点嘛。我是想通过一个别的方式,给没上节目的,或者线下的演员一个展示自己的空间。可能有些演员确实仅仅因为没有人设,或者不太适合这个节目,还上不了的,但私下里也很好笑、很好玩,他们就没有一个平台,或者说一个节目,释放出来他们这些闪光点。

当然了,我心里多少也会觉得,大部分人上不了还是因为能力问题,起码是写线上段子的能力不行。但是大家不愿意这么说,因为客观来说,脱口秀演员的水平是没法标准化的。我也真的见过在节目当中很垮,但是线下演出就是很炸的演员。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比如小鹿是非常顶尖的脱口秀演员,本来她今年来的时候,我觉得她是要冲击大王的,但没想到两轮后就走了。不能因为她在节目上两轮就淘汰了就否定她的实力,实力不是决定结果的唯一因素。

澎湃新闻:你是觉得在节目里获得成功的脱口秀演员得到的收益,和节目里不受关注的脱口秀演员收益之间的差距,大到了不合理的地步吗?

小块:没有,他们获得的都是通过努力应得的,抄袭或者黑幕这种在我看来才叫“不合理”。不管是因为人设还是因为运气,只要靠自己取得了成功,那收获什么都是合理的。节目上表现好,你就应该要得到那些。

澎湃新闻:还记得第一次上开放麦是什么情况?

小块:第一次讲开放麦是2017年春节前,讲完那一次就过春节了。当时那场讲的效果还挺好的,因为那天有两个女观众喝多了,讲什么她们都乐,但是还是给了我很大的鼓励。我以前有一个毛病,人多了说话结巴,后来发现是因为在公开场合,你说的东西都不是自己想说的,内心非常抗拒,但是在脱口秀这个舞台上,我说的都是自己想说的,完全没有障碍了,体验非常好。

刚开始,我受到的打击比较多,甚至都不只是打击了,那时候很多人觉得我这个人怎么这么阴暗,一开始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得不到什么正向的反馈。坚持的原因可能是,我觉得观众的审美水平还没有提升,我不能因为他们的审美低就放弃自己啊。开玩笑开玩笑,还是写的内容问题,后来我试着调整了一下自己写的东西,反馈确实就好了。

当时我能参加的只有那种新人的开放麦,没有什么人给我压力,但是同时你也知道,我一周只能讲一场新人开放麦,成熟的演员能讲五六场,周末还能有商演,我明确知道自己如果进步的话能有更大的空间,所以就逼着自己去进步。刚开始写,的确也会写得比较快,想表达的东西比较多。

澎湃新闻:我看很多《脱口秀大会》的老演员的生活,已经涉及到了上综艺啊,娱乐圈啊,有些观众觉得他们年年上,容易被掏空。你现在也是全职脱口秀演员,日常生活就是讲商演,你担心被掏空的问题吗?

小块:我暂时没遇到这个问题,我本身就没有什么储存,每回都是现写,我是觉得能力足够强的话,身边很多事都能写出段子,就像周奇墨,一个手机定位冰岛都能写一段,这是大家都能看到的点,但只有他能写出来了。最后还是能力的问题。

澎湃新闻:那你认为自己是有脱口秀天赋的吗?

小块:我的天赋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每个人的天赋属性不一样,有些人的天赋是表演,有些人的文字很精妙,有些人有观众缘。我觉得自己的天赋点是喜剧审美比较高。

喜剧审美只能是以结果论,干这行很长时间,见过很多演员,有些演员在线下的时候可能演得不好,也没有什么人喜欢,但我那时候就知道,他这个人以后如果能上节目,肯定能红,因为我觉得这个段子确实好。基本的标准线其实是有的,我在基本标准是看这个段子能不能翻出来,很多人讲脱口秀是讲一个好笑的事,或者最后来一个预期违背,但如果说单纯从脱口秀这个角度来看,好的段子不应该只停留在讲一件事,要在这件事上能翻出花样来。好多演员讲段子只是停留在叙事上,没有后边的展开。单纯描述一件事描述得好笑只是脱口秀的基础能力,我更看重后边能翻出什么来。

澎湃新闻:什么是你觉得不太好的段子?

小块:这肯定是有自己的标准,演员都有自己的审美,但是我觉得别人的段子不好,不一定真的不好,只是我不喜欢。我只是隐约中会觉得,自己能写出比他更好的段子来,但是就没有写,有点遗憾。还是得写。我经常觉得好多事我就没干,我要干了肯定比谁谁厉害,但其实是我干不下去。

我以前一直以为,自己不太喜欢漫才,大部分漫才我都get不到,日本的漫才有很多人非常强,我也看过一些,还是看不下去,但是今年的“康复中心”(漫才组合),我在线下看的时候就觉得很好笑。看得多的话,审美可能会有些改变,总不能一成不变,虽然说我能力和排名稳步下滑,但是审美还是在提升的。

澎湃新闻:观众的讨论里也有一个争议点,脱口秀的文本,所谓的输出价值和内容更重要,还是好笑就行。你怎么看待的?

小块:肯定是好笑比较重要,你要是玩隐喻玩讽刺,你可以去演讲,脱口秀不好笑是不行的。

澎湃新闻:你觉得冒犯是有尺度的吗?

小块:有尺度的,但是我这个人尺度比较大,我没看到过任何一段冒犯到我的脱口秀,我觉得可能有些人心眼还是太小哈哈,可能现在很多人没有习惯开玩笑的文化,我觉得以后会慢慢有。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uaisuzugao.com/3668.html
(0)
投稿用户
上一篇 2022年11月14日 下午3:23
下一篇 2022年11月14日 下午8:11

相关推荐

搜索资料 全部分类 搜索教程
扫码关注

客服代找资料
加客服微信:3231169
私发想要资料的标题/关键词
快速代查找相关所有资料

如来写作网客服微信3231169

立即扫码添加我吧

微信咨询

客服代找资料
加客服微信:3231169
私发想要资料的标题/关键词
快速代查找相关所有资料

如来写作网客服微信3231169

立即扫码添加我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