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晴柔树阴照水爱晴柔,爱晴柔树阴照水爱晴柔晴柔什么意思

今日头条清荷夫人原创,抄袭必究!

抄袭的人请你们自动删除吧!谢谢!

爱晴柔树阴照水爱晴柔,爱晴柔树阴照水爱晴柔晴柔什么意思

爱晴柔树阴照水爱晴柔,爱晴柔树阴照水爱晴柔晴柔什么意思

今日写得多,请您耐心看完啊![握手][握手][握手]

今日正文:

冷霜儿回到家已经夜里十点多了。

小竹已经睡着了,张明瑞在客厅看电视还没有睡。

她进屋之后张明瑞赶紧说道:“你回来了,有没有喝酒?我烧了水,你喝点吧!”

冷霜儿真是口渴了,她于是坐在沙发上喝了一杯水。

她说道:“你带小竹也辛苦了,怎么还没睡?”

“我恐怕你喝酒开不了车,我准备去接你,留言给你你也没回。”

“你不用那么关心我,你这样我反倒觉得很不自在。”

张明瑞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霜儿,我知道我这样你会反感,可是,我真的很担心你,我会慢慢适应的,你不要怪我好吗?”

冷霜儿听他这样说话,心里也十分不是滋味。

她说道:“太晚了,我要睡了,你也早点睡,明天开始我带孩子,你可以出去跟朋友聚聚。”

张明瑞看着冷霜儿的背影,真想走过去抱她一下,给她温暖,给她爱,可是,他什么都不敢做。

冷霜儿简单洗漱之后回到卧室,她一看手机上果然有张明瑞的留言。

但更多的是薛宇航的留言。

薛宇航从八点多就开始找她。

她因为专心陪着黄总手机静音了。

因为她晚饭之前给薛宇航留言说,她今晚有应酬,可能会晚些才有空。

她躺下之后赶紧给薛宇航回话:宇航,我刚到家。

薛宇航秒回:“什么应酬这么晚?”

她:公司请别人吃饭。

她不敢跟薛宇航说实话,因为她知道薛宇航不高兴她跟黄总走得太近。

但是她觉得黄总对她是没有威胁的一个男人,只给她温暖和帮助,她没有理由跟黄总向远。

薛:黄顺天也去了?

她:嗯,他也在。

薛:就你俩主陪?

她:嗯嗯!

薛:他送你回家的?

她:没,他喝酒了,我送他回去的。

薛:你上楼了?

冷霜儿沉默了一会回道:嗯,他喝了很多!

薛宇航也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道:他没欺负你?

她:瞎想啥呢?黄总不是那种人,再者他烂醉如泥!

薛:下次离他远点,我不高兴!

她:知道了!

薛:跟别的男人应酬一个晚上,害我白白想你两个多小时。

她:我等你五个小时也有过呢!

薛:那不一样,我有分寸把握自己,你一个弱女子,遇见危险怎么办?

她:危险的人物我也不交往,别担心了。

薛:黄顺天也难说。

她:你呀,还是那个吃醋大王。

她想起他上学的时候就爱瞎吃醋。

薛:总之你要听话,离他远点儿!再不听话我直接将你调过来了。

她:我听话就是了,我已经是你一个人的了,你还不放心?

薛:那是必须要看住,我的小猫儿有多诱人我自己心里有数。

她:好了啦,早点睡吧,我都累了。

薛:好,睡吧!记得想我,我会在梦里爱你!

冷霜儿看着满屏思念的字符慢慢地睡着了。

第二天她为了感谢张明瑞,早早地起来做了早餐。

张明瑞吃着她做的早餐感到非常温暖。

吃过饭她又主动送小竹去幼儿园。

张明瑞也独自上班去了。

这天下午郝局长叫张明瑞过去,一番亲热之后她对他说道:“有个进修的好机会,我给你争取一个指标,在省城大学的法学院学习三个月,结业之后给证书,这个对你下一步很有用。”

张明瑞坐在沙发上抱着她问道:“斯琪,这个班学什么?”

“学习最新的政治理论和法律法规变化,还有司法工作直接相关的知识。”

张明瑞说道:“真是不错,只是我家里…”

“你一定要克服困难去学习,我这是在给你添加资本,这个结业证书很有含金量。”郝斯琪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张明瑞只好答应她回家研究一下。

晚上回到家,他对冷霜儿说道:“霜儿,有件事我真是难以启齿。”

冷霜儿说道:“你说吧!”

“有一个对于我下一步成长很重要的学习,在省城,要三个月结业。”

冷霜儿一听感觉特别崩溃。

她心里想:你跟姓郝的老太太睡觉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但是张明瑞这样说了她也不好拒绝,毕竟张明瑞在照顾小竹方面付出太多。

她硬着头皮说道:“那你去吧,结业也得春节之后了吧!春节放假吗?”

张明瑞说道:“应该放假的,具体情况也不是很清楚。”

“你想去就去吧!我没有意见。”

“孩子你一个人带不过来吧!我让我妈过来帮你带孩子吧!”

“不用,我自己可以,忙不过来我再麻烦她们。”

冷霜儿不愿意给老人添麻烦,何况她跟婆婆虽然相处得挺好,但是她现在毕竟跟张明瑞属于半离婚状态,接婆婆过来更不可能。

她自己的爸妈她不到万不得已也不愿意麻烦。

因为爸爸多年糖尿病导致身体很不好,而且老爸还没有退休。

妈妈虽然身体不错,但是退休之后参加了广场舞大军,经常搞排练和参加表演,再加上平时还要照顾爸爸,整个人忙得不亦乐乎。

她支持妈妈有自己的生活,总不能养了女儿还要养外孙子。

在她看来,一辈子都在忙着带孩子,对于老人们也是很悲哀的事情。

冷霜儿答应了张明瑞。因为她换个思路一想,假如她跟张明瑞离婚了,自己带着小竹不也得面对吗?

张明瑞千恩万谢。

爱晴柔树阴照水爱晴柔,爱晴柔树阴照水爱晴柔晴柔什么意思

几天之后他就打点行囊踏上了去省城学习的道路。

冷霜儿跟薛宇航汇报了这个情况,说她这三个月很难再去省城了。

她要在家照顾孩子。

薛宇航听了也很崩溃。

两个人就这样煎熬着过了一个月。

这天薛宇航打电话给她,焦急地说道:“下周我无论如何都要去看你!”

冷霜儿说道:“你家里不是不好说吗?”

“管不了了,我想你快要疯了!我想住家里还是宾馆?”

“宾馆吧,孩子在家,住家里不方便。”

到了下周一,薛宇航跟盛芳说市公司这边有业务,急着忙着坐下午的火车过来了。

他开好了房就告诉冷霜儿过来找他。

冷霜儿还在公司上班,她只好跟黄总请假说家里有点急事先走一会儿。

黄总答应了她,她便急着忙着来到宾馆。

她一进屋薛宇航就抱住了她,直接给了她一个热辣辣的吻。

很快,他又将她的衣服束之高阁,将她抱在床上疯狂地爱她,她也热烈地迎接他的狂风骤雨。

市里的宾馆有些冷,她感觉有些冷,但是薛宇航只顾着运动忘记了她会冷。

因为他自己越来越热呢!

完毕之后冷霜儿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薛宇航才问她:“霜儿,你感冒了?”

冷霜儿说道:“感觉房间有点凉,不过没事的,我不容易感冒。”

越宇航便没当回事,继续给她爱的缠绵。

两个小时之后,冷霜儿说道:“宇航,我得先去接孩子,安顿好了我再来陪你。”

薛宇航说道:“安顿到哪里呢?”

“张明瑞父母家吧,我妈那边经常没时间。”

“好,我等你一起吃晚饭。”

两个人说完话,冷霜儿赶紧起身到幼儿园接了小竹,将他送到了奶奶家。

张明瑞走时嘱咐了爹妈帮忙照顾一下小竹,因此孩子一过来他们便热情招呼。

冷霜儿说今晚公司有应酬,可能不过来接孩子了。

公婆答应着,她就告辞回来陪薛宇航吃晚饭。

吃过晚饭,两个人选了偏僻的街道遛弯一阵子。冷霜儿觉得天气太冷了,走了一会儿就回到宾馆去了。

她冲了个澡赶紧钻到被窝里面,薛宇航看出来她有些怕冷,也进了被窝给她拥抱和温暖。

冷霜儿被他抱着才不难么冷了。

第二天一早冷霜儿醒了觉着不太舒服,但是她也没跟薛宇航说。

薛宇航一个晚上睡得特别香,一早上养精蓄锐又来找她战斗。

她基本不会拒绝他。

爱晴柔树阴照水爱晴柔,爱晴柔树阴照水爱晴柔晴柔什么意思

即便此刻她有些不舒服,她也没有拒绝他。

她不忍心让薛宇航失望。

于是又是一场酣战。

两个人缠绵过后起来吃早餐。

随后薛宇航到公司象征性地调研了几项业务。

中午,黄总跟冷霜儿陪他吃过午饭,他就踏上了回城的列车。

他知道冷霜儿前阵子跑跑省城请假颇多,没办法再多请假陪他。

他自己也得及时回去跟盛芳交差,就急着赶火车回去了。

下午在办公室,冷霜儿觉得自己被折腾得实在太厉害了,身体更加不舒服。

她感觉自己貌似要感冒,就赶紧翻了抽屉找了两片四季感冒片吃上了。

吃上之后有她些发困,但是她也不好意思请假,就趴在桌子上眯了一会儿。

黄总路过她办公室的时候看见她趴在桌子上就过来问她:“冷主任不舒服了?”

冷霜儿赶紧抬起头来说道:“没事黄总,眼睛疼打个盹。”

黄总看见她手边的感冒药问道:“感冒了?”

她说:“没事的,一会儿就好了,您来这么久知道我从来不感冒的。”

黄总笑着说:“这样的人真感冒了才重呢!你小心点吧!感觉不好就跟我说,我带你去医院。”

冷霜儿跟黄总说了老公出差的事,因为他希望有些应酬就不要带着她了。

黄总知道她一个人带着孩子挺不容易,就越发关心她。

冷霜儿吃过药感觉好些了,便极力投入工作。

她是不愿在工作上有心里负担的人,前阵子下班走得早一点她总是有所愧疚,现在不用早走了赶紧多干点。

到了下班时间她又开始难受,鼻子不通气,嗓子也发紧,她就知道又有些累着了。

她给婆婆打电话说要去接孩子,婆婆听她说话不是原来的声音就知道她感冒了,老太太赶紧说不要过来接小竹了,不然恐怕传染给孩子。

冷霜儿无奈自己回到家,她继续吃了感冒片。

她给薛宇航留言说感冒了要早点睡了。

薛宇航那会儿正在外面吃饭就答应了她,让她多喝水就好了。

冷霜儿晚饭也没吃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再醒来时已经是夜里十点多了。

她感觉浑身酸痛得不行,还一阵阵发冷,头晕目眩,她心里想黄总真是乌鸦嘴,她真是这样重呢!

她翻开手机看薛宇航并没再找她,反而黄总问了她好几次感冒怎样了。

她感觉自己这个样子明早都没办法上班了,就留言说:黄总,被您说中了,似乎严重了,明早也未必能上班了。

黄顺天一直在等着冷霜儿回话,看见她留言赶紧说道:现在什么感觉?

冷霜儿说了自己的感觉,黄顺天说道:大概率发高烧了,等着我,给你送药去。

黄顺天已经完全将冷霜儿这个妹妹放在了心上。

因此他觉得她生病了他去看她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至于他是她的老总,在他看来那是无所谓的事情。

黄顺天对中医有一点研究,他猜测冷霜儿这病还是上火和着凉引起,因此他买了一些撤火药,消炎药,还有退热药,又顺带买了一个体温计

他翻看了一下员工信息,找到冷霜儿家庭的详细住址,开着车就过来了。

冷霜儿强挺着给黄总开了门。

黄顺天看着穿着睡衣的冷霜儿满脸通红,赶紧扶着他来到床上。

他给她夹好了体温计,又去给她倒热水。

他一边喂她喝水一边埋怨说道:“霜儿,你这对自己也太粗心了,怎么可以这么不在乎自己呢?”

冷霜儿喝了水,感激地看了黄顺天一眼,她这楚楚可怜地一眼让黄顺天更加心疼她。

爱晴柔树阴照水爱晴柔,爱晴柔树阴照水爱晴柔晴柔什么意思

冷霜儿觉得自己从来都很皮实,没想到这次的感冒竟然能压不下去,反而爆发了。

她说道:“从来都好得很快的,没想到这一次这么难受,好像要死了!”

“你最近有心事吧,上火了?”

冷霜儿自知火大,张明瑞的出差打乱了她原有的生活节奏,她又心疼薛宇航坐火车挨累,她是宁愿自己折腾也舍不得薛宇航受罪。

陪薛宇航的用力过猛加之各种上火和着凉,以至于她感冒如此严重,半条命要没了的感觉。

黄顺天拿出体温计一看,已经39度多了。

他问她:“两条路,一是去急诊打针,第二是吃退热药加上物理降温。”

她难受得一动也不想动,更不想去打针。

她游丝一般地说了一句:“还是吃药吧!”

黄顺天将退热药拿给她看。问她:“布洛芬,吃过吗?过敏不?”

“吃过,没事的。”

黄顺天端起水杯将她的头抱在自己怀里,喂了她吃下退热药,随后又给她服下了撤火药跟消炎药。

他对她说道:“物理降温穿这个睡衣不行了,你得穿吊带跟短裤。”

冷霜儿穿着长袖长裤的睡衣,她一听这话就有些为难。

黄顺天说道:“这会儿你别胡思乱想了,救命要紧,再者大哥就是大哥,不会欺负你的,要不然我们现在去医院!”

冷霜儿没办法,让黄顺天回避一下,她拼了力气换上了吊带背心跟柔软的四角短裤。

黄顺天回来说道:“霜儿,现在不能盖被子,我给你敷上冷水毛巾,再给你擦一下腋窝之类的。”

他说着去卫生间洗好了冷水毛巾,敷在冷霜儿额头。

又拿起她的柔弱的手臂为她擦拭腋窝肘窝。

他知道擦拭腹股沟最管用,但是她恐怕冷霜儿介意也没敢做。

他又为她擦拭了腘窝和足底。

擦了几分钟他又喂冷霜儿喝了一些水。

然后他坐在床头将她的头放在自己的怀里说道:“霜儿,睡会吧,大哥抱着你,你不要害怕。”

冷霜儿躺在黄顺天的怀抱里闭眼睡了。

她觉得这怀抱特别地温暖,自从她第一次胃病发作感受过这个怀抱,她对这个怀抱的感觉还是记忆犹新。

她现在又能偎依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真的是太有安全感了,她觉得她不会死了。

她真的睡着了。

黄顺天看着眼前这个只穿着吊带跟短裤的美女,他内心又是心疼又是喜欢。

冷霜儿的肌肤紧实性感,黄顺天看得有些痴了,他真想去摸一下,很爱很喜欢那种。

他克制着自己的喜欢,他就那么抱着她。

过了一会儿黄顺天又给她测了一次体温,37.5度,已经有了明显的效果。

他又给她实施了第二轮的降温擦拭。

冷霜儿也被他弄醒了,她感觉自己浑身没那么疼了,知道自己有些降温了。

她感激地看着黄顺天说道:“大哥,谢谢你救我!”

黄顺天说道:“哪有那么严重,说得像是要与世长辞了。”

冷霜儿说道:“今天这发烧气势宏达,真不知道后果是啥,大哥你就是我的恩人。”

黄顺天听她这样说又抱紧了她。

他对她说道:“大哥心疼你,看不得你受一点苦,假如有一天大哥爱上你你是不是就不会再理我了。”

冷霜儿说道:“你说过要永远做我的好大哥,亲哥哥,你不许变。”

黄顺天只好点头答应着。

黄顺天看她直舔嘴唇就又拿起水杯喂她喝了一些水。

他看见她额头开始有汗珠渗出,知道降温完全见效了。

他拿起薄被给她盖上肚子,避免她降温过程再次着凉。

两个多小时之后冷霜儿的体温终于恢复到正常。

这会儿已经半夜一点多了。

冷霜儿说道:“大哥,我都好了,这么晚你也别回去了,北边卧室是孩子的,你将就住下吧,几个小时天也就亮了。”

黄顺天不放心冷霜儿,依然在她身边坐着抱着她。

他说道:“妹儿,你睡吧!哥看你睡着了再过去,救人救到底。”

冷霜儿也不再跟他争执,她就让他抱着睡着了。

黄顺天不是柳下惠,他可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主。

刚才他担心冷霜儿的病情心疼她的难受,他抱着她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现在他没那么担心她了,喜欢的心占据了他的大部分。

现在的他对这个漂亮的妹妹充满了爱的欲望。

当初他认她做妹妹完全出于对她的喜欢和保护欲,绝对不是真的缺一个妹妹。

他越看越爱,实在忍不住就对着她的额头亲了一下。

爱晴柔树阴照水爱晴柔,爱晴柔树阴照水爱晴柔晴柔什么意思

冷霜儿毫无察觉。

他的心开始狂跳起来,他知道他不能再这样抱着她了,再抱着他太难受了。

他赶紧将她放在床上睡好,为她盖上了被子。

他确信她已经没有危险,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和身体,穿上外套,打开门径自回家去了。

他不敢在另外一间卧室休息,他知道那样他也依然无法淡定。

他回到家冲了一个冷水澡,强迫自己什么也不想,勉强睡了两三个小时。

早上醒来他还是想着冷霜儿,他感觉自己似乎是爱上了冷霜儿,这让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之前的喜欢和在意逐渐地积累,以至于越来越厚重。

最近他已经感觉到他越来越在意冷霜儿,她的一举一动他都在关注,有时候刻意,有时候假装不经意。

可是他知道冷霜儿对他一点那种心思都没有,她单纯地将他当做哥哥,一个可以完全信任的哥哥。

因此他不能表达也不能僭越。

他两次跟她亲密都是因为她生病。

可是他又心疼她的生病。

他真的好矛盾。

何况冷霜儿是有家的女人。

他怎么会爱上一个有家的女人呢?

这是他之前最瞧不起的角色了。

他知道应该调整自己的心态和对待冷霜儿的态度了,再这样下去自己无路可走了。

他洗漱完毕本来要去公司上班,可是鬼使神差地,车子却开到了冷霜儿家的楼下。

他摇摇头嘲笑了自己一番,干脆买了早餐给她送过去吧!

他上楼来敲了门,冷霜儿已经好多了,她只是浑身没劲,但是已经不疼也不烧了。

她从猫眼看见是大哥来了,她打开门放他进来。

黄顺天进来看见冷霜儿又换回长袖睡衣,冷霜儿不等他脱下外套就扑进他的怀里撒娇地说道:“大哥,您真是太好了,没有你说不准我已经烧死了。”

黄顺天手里还拎着早餐,他被她这一抱,心跳又加起来。

他只能强做镇定地说道:“快点吃饭了!早饿了吧!”

冷霜儿撒娇地说道:“太饿了!大哥真是太贴心了。”

黄顺天为她打开早餐,她狼吞虎咽地吃着菜包子喝着小米粥。

黄顺天笑着说:“慢点吃,我又不跟你抢。”

冷霜儿吃了好一阵才慢下了节奏。

他心疼地说道:“今天在家休息一天吧!”

她说道:“不好吧,我最近事情太多了。”

“没关系,有哥罩着你,别人还能说啥!”

“人家该看出来你偏袒我了!”

黄顺天笑着说:“这是美女的福利,你接着就是了。”

冷霜儿也笑着说:“那我不感谢你了,我得感谢我妈将我生得这么好看。”

两个人于是都笑了起来。

冷霜儿吃过饭,黄顺天见她恢复了大半,也就放心地去上班了,他婆婆妈妈地嘱咐她按时吃药,多喝水才下楼去了。

冷霜儿真心把他当做自己的亲哥哥了,她觉得天上没有掉下来林妹妹,倒是掉给她一个黄哥哥,这真是天大的幸运。

既然黄顺天说这是美女福利,那她就享受着好了,反正自己也真的没有一个哥哥。

薛宇航给她的感觉也不是哥哥那种,他是纯正的情人和爱人。

她觉得若能长久如此,她冷霜儿也太被生活宠爱了。

可是两个男人对她的关爱真的能长久共存吗?

未完待续

感谢您的关注点赞转发评论[玫瑰][玫瑰][玫瑰][握手][握手][握手]

今日头条清荷夫人原创,抄袭必究!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uaisuzugao.com/588.html
(0)
投稿用户
上一篇 2022年9月18日 上午3:04
下一篇 2022年9月18日 上午3:04

相关推荐

搜索资料 全部分类 搜索教程
扫码关注

客服代找资料
加客服微信:3231169
私发想要资料的标题/关键词
快速代查找相关所有资料

如来写作网客服微信3231169

立即扫码添加我吧

微信咨询

客服代找资料
加客服微信:3231169
私发想要资料的标题/关键词
快速代查找相关所有资料

如来写作网客服微信3231169

立即扫码添加我吧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