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抑后扬的作文600字,总有什么让我回想起作文800字

转载文,若侵权,请联系删除

为了捣毁地下组织,我做了五年卧底,代号儿茶。

要是再不收网,我就要做到组织老大了。

某一天,我接到消息让我去救一个人。

再后来,我才知道组织里不止我一个卧底。

怎么,不会整个组织只有老大兢兢业业吧。

1.

我在废弃工厂见到了代号为川谷的男人。

他跪在血污里,脊背直挺。

「佳姐怎么来了。」

手下人纷纷起身。

我在这个组织里不是金丝雀。

「最近不是在追查内鬼吗,不放心,我来看看。」

而是除了一把手外的第二人。

这话说的冠冕堂皇,尽管我才是那个最大的内鬼。

「名字。」

川谷一言不发。

我看着他的高肿起的眼睛,一脚结结实实蹬在了他的背上。

男人失去平衡跌倒在地。

我用脚碾过他的手指,男人也一声没吭。

我接过枪,上了膛。

砰的一声,一个血洞出现在他的胸膛上。

「拖到后山喂狼吧。」

我戴着墨镜,扬长而去。

川谷的身体构造有益于常人。

他的心脏长在左边,所以我才敢开枪。

后山早有接应的人,阎王爷不会这么快把他的命收走。

果不其然,三个月后我又见到了川谷。

这次的他换了张脸,在我手下当小弟。

2.

起初我进入这个组织并没想着能活到现在。

我以为我会在某次行动中成为功勋章。

我也没想到在我前头的人都死绝了。

这二把手的位置就轮到我头上了。

川谷当然不知道我是卧底,我的档案被删除的一干二净。

我不止一次的想过,如果我的上峰遭遇不幸,谁能证明我的身份。

没有人。

我和所有的卧底一样。

我们行于黑暗,我们的功绩终将不为人知。

3.

我能感觉到川谷看我的眼神很凶。

但有谁又会对朝自己开枪的人有好脸色呢。

「你去备车,今天去赌场走走。」

我把川谷支走。

顺手倒掉杯子里被下了药的水。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多少次川谷想搞死我了。

还是太年轻啊。

这种太轴的人是不适合做卧底的。

也不知道上峰怎么想的。

赌场建在市中心。

没人会想到最繁华的购物商城地下的停车场里还藏着别有洞天。

来往的赌客都红了眼,越发想赢的心态将他们拖入更深的漩涡。

我在二楼的休息室坐了一会儿,就听着有人来踢馆的消息。

这事儿不算大,一个月来个三四次都正常。

只是我今天打算带川谷涨涨见识。

「谁啊,东街西街的。」

我看着脸有些面生。

「西街堂口,应该是带新人吧。」

怎么现在黑社会也有KPI了吗。

底下堆起来的筹码越来越多,大部分都被西街的人赢走。

「新人有点东西。」

我双臂置于胸前。

对局的人已经置换了三四次,都没能赢。

西街的气势愈发旺,最后一手梭哈赢得满堂彩,挑衅的眼神直逼二楼。

大概底下的人也没想到会这样没面子。

「我去。」

这声音我再熟悉不过。

川谷要做这个出头鸟。

「让他去。」

我拦下了赌场老板劝阻的动作。

在这个不吐骨头的地方,他需要树威。

4.

起初都是川谷在输。

小山高的筹码逐渐熟的露出石床。

不得不说,川谷很聪明。

有好几次川谷明明可以大过对方,他却选择了弃牌。

他做事有的放矢。

他要让西街的人赢到上头,然后绝境翻盘。

幸运女神是站在他那边的。

最后一把的皇家同花顺,没人能大过他。

等到川谷赢了,我才走下楼。

西街的人迎上来给我点烟。

「可以啊佳姐,同为新人,我这儿的人还得向你学习。」

我挥挥手。

「滚吧。」

其实各方势力在平日并不会抬头见面就火拼。

听起来是很有黑社会的面子,但那也太费人了。

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各自在对方底线面前大鹏展翅。

「技术不错,哪学的。」

指间的烟一明一暗,川谷淡淡开口。

「朋友教的。」

我没有再刨根问底。

5.

凌晨三点,我和上峰在山沟里碰面。

夏日的夜间还是有些凉意,我喝了一口白酒。

「川谷不适合卧底。」

我单刀直入,他已经死过一次,没必要再有第二次。

「谁是天生就会卧底的。」

上峰反问我。

「你刚做这行的时候,苦参和椿皮哪一个没跟我说过这样的话。」

我烦躁的掰扯着树叶。

苦参和椿皮都是代号,他们比我先进入这个组织。

苦参被炸死的时候,刚满三十。

椿皮自杀保我的时候,不过二十五。

我踩着他们尸骨铺成的路,却不知他们姓谁名谁。

「什么时候收网,最近会有大动作。」

任务结束后,我已经想好了。

给自己放个假,找个无人的小岛呆上一阵子。

「快了。」

上峰的回答还是一模一样。

次次都是快了,可却总是年复一年。

「我要所有卧底的名单。」

这是我第十次提出这个要求。

「要是大清算的话,我可不保证会杀掉谁的眼线。你也知道,最近上面追这件事情追得紧。」

或许是这次是真的迫在眉睫,上峰迟疑了一会儿,从口袋里交给我一个小纸条。

我把上面的人名全部记在脑子里,随后吃掉了那张条子。

「放心,到了最后关头,我会用我的命去换这些人的。」

我头也不回,摆摆手下山。

6.

后续一整夜我都躺在床上想事。

我仿佛又看到了椿皮,这个喜欢剃平头的男生总是教我要比别人多思考几步。

哪怕在殉职前一天,他还说要带我去打拳击。

「可你怎么就没算到这一步啊。」

我抹掉眼泪。

川谷敲开我房门的时候,就看到了一张很憔悴的脸。

「运哥回来了,叫你去一趟。」

他再次看了一眼我,同时指指耳朵。

「你的耳朵,有些脏。」

运哥就是这里的老大,脸上有一道据说是小时候打架留下的刀疤。

「听说你那个新小弟把西街的人挫了?」

「可能只是运气好吧。」

我给运哥添了支烟。

运哥却摇摇头。

「我看了视频,不止是运气。怎么样,你摸过底细吗。」

我没有不点头的道理。

「那你觉得,让他去赌场做事怎么样。」

这刚好撞到我心坎上,但我不能答应的太干脆。

「我不建议,他才来没多久。赌场那边历来都是交给有经验的兄弟,他一个生人,怕是会出事儿。」

先抑后扬,这是我在小学作文里惯用的一招。

「而且他是孤儿,没有较好的朋友,没有什么把柄我们可以拿捏。」

我不知道川谷是不是孤儿。

反正做了卧底的一概视为孤儿。

「所以,你的小弟,你要盯紧点。」

运哥手指头扬了两下。

「就这样吧。」

7.

我如愿以偿把川谷搞去了赌场。

赌场里往来的信息价值不可估量。

同样也是把消息传递出去最好的地方。

不过就算我和他的出发点是目前相同的,我也没有全信他。

太多双重身份狼来了的故事。

「运哥难得开一次口,也还得拜托你照顾一下。」

我跟赌场老板交代清楚。

不是我要塞进来的,是运哥亲口说的。

只要川谷不做的太出格,应当是没人会动他。

眼下还有一个更要紧的事情。

大清算。

有内鬼的消息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当初还在想要怎么把自己摘出去。可当看到运哥怀疑的那几件事情,没有一件是我参与的。

我就知道这里面绝对不止我一个卧底。

我才会找上峰要名单。

好在现在运哥并没有实质证据指出那几个人。

坏也就坏在他是个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人。

脑壳痛。

川谷给了我这个机会。

他找我要人,去押送一批赌资。

这是风险最小且收益最大化的办法。

只要这批赌资不出事,我就有机会洗清运哥对他们的疑虑。

8.

我指定来年要去求个太岁辟邪。

以往顺风顺水的差事,这一次被东街盯上了。

当我听到消息时,一口水差点没呛死。

我带人驱车抵达郊区,川谷站在最前面对峙。

「方子,这你就有些不厚道了吧。」

我把越野车停在中央的空地上,跳下来的时候溅了自己一脚的泥点子。

我扶着川谷的肩,高声喊道。

「大家都喜欢钱,你有你的路,为什么非来占我的独木桥。」

我站在原地,看着人群之中的方子发笑。

「怎么,不敢出来了?怕一枪杀了你?」

寒暄的语调戛然而止,我手中乌黑的枪膛已经对准了他的眉心。

我和川谷并肩而立。

「你知道的,我枪法很准。」

方子吞咽了下口水,还是让他的人放下了枪。

我放下了枪。

可川谷没有。

「哦忘了给你介绍一下,新来的狠角色,运哥很喜欢他。」

我用力把川谷的手臂向下压,缓和一下紧绷的场面。

「一百五十万,让你们过。」

方子像是有任务在身上,要求很明确。

「不可能。」

我想起来了。

东街最近被黑吃黑吞了一笔钱,正好是这个数目。

「那没什么好商量了。」

方子这句话,是彻底撕破脸了。

9.

我拉着川谷躲在车后面。

子弹打在钢板上面的声音和雨点砸在屋檐上没什么差别。

川谷忽然打开车门。

「你要干什么。」

我缩着脖子,看着他点火。

「信我你就上车。」

川谷从我伸出手。

我勾着他的小臂荡进车里。

车玻璃是防弹的,至少没有那么狼狈。

「坐好了。」

川谷脚下的油门轰鸣声四起,裹卷着砂石就朝方子那边冲过去。

他单用一只手就能把我紧紧地压在副驾驶的座位上,随后就是剧烈的刹车声和碰撞声。

人群被撞出一个缺口。

方子也没想到川谷真的会这么不要命。

我也没想到。

没有卧底会这么高调,也就是他。

在子弹交错间,我看着他扣动扳机,一枪打在对方的手上。

他还保有着自己的道德感。

可这只会有可能让他丢了性命。

我冷眼射击,一枪直中方子眉心。

10.

我承认我不是什么好人。

在这里呆了五年,我早就不是那种一眼正义的警察。

我游走在亦正亦邪边缘。

谁会相信我心里那有一根红线。

除了上峰,也没有第二个人了。

这场火拼发生的突然,也结束的仓促。

东街的人今日很明显没想到会走到这样的结局,连子弹都没有带够。

我一把揪住川谷的领子,一拳挥到他的脸上。

男人嘴角溢出血渍,我又见到了狼崽子般的眼神。

我就是要让他恨我,这个戏越恨越真。

「带回去给运哥。」

我把清扫的事情交给剩下的人,一路飙回据点。

川谷被我推倒在地,就像是我第一次见他那样。

「怎么,难得见你发这么大火。」

运哥身边耳目不少,郊区的事情必定早就传到他耳朵里了。

「让他负责赌场吧,这魄力少见。」

我达到目的了。

我就知道,欲扬先抑一定是个好的修辞手法。

「可是…」

我还是装出不服气的样子。

「佳姐不是怕被我取代了吧。」

川谷陡然出声,引得运哥大笑。

而我心底狂喜。

我巴不得你把我取代了。

这样我就能去休假了。

11.

我就差敲锣打鼓地把川谷欢送去稳坐赌场。

川谷盘坐在地上,轻车熟路地帮我缠纱布。

这还得益于川谷不肯下死手。

被他打伤手的小弟没服气,一枪打歪射到我这里来了。

「立威不在一时。」

我想起了上峰那副操心的样子。

「赌场势力盘根错节,处理不了的就问老陈,实在不行就派人来找我。」

纱布缠到最后,川谷用力地打了个结。

我痛的闷哼一声。

狗东西,真记仇。

「滚吧,希望下次我去赌场还能见到活着的你。」

我又踹了川谷一脚。

12.

因为押送赌资的事,我暂且把运哥对其余几个卧底的嫌疑摘得干干净净。

而运哥也正如我所熟知的他,把剩下的人全都拖到了后山喂狼。

「佳姐,今天有批货会在赌场交易,你要不要来看看。」

老陈给我打电话。

掐指一算,川谷已经去了赌场大半个月。

我怎么敢不去。

我害怕川谷一个正义突击,在赌场里就把那帮人举报了。

这卧底还怎么继续。

「可以啊,看得出最近日子过得不错。」

我见到川谷的第一眼,看得出来他气色好了不少。

也是,在我身边动不动就被踹。

「托佳姐的福。」

我从来不指望能在川谷嘴里听到这句话。

有些诧异地停住脚步,上下又打量了他一番。

是我想多了,他没有变得圆滑,还是那个狼崽子。

这次货量不小,买方是老熟人。

「不愧是佳姐手底下的货,就是放心。」

牌桌对角的光头验过纯度,憨笑了两声。

「这人以后就接老陈的班。」

我把身旁的川谷介绍给光头。

「早有耳闻,这道上都知道有个新人把东西两街干碎了。」

光头叼着雪茄,像是看宝藏一样盯着川谷。

「不该碰的不要碰,非要我挖你眼睛才行是吧。」

我轻咳一声,光头的性取向多多少少有听到些风言风语。

光头搓着手赔笑。

等送走人,我才发现川谷不见了。

「他已经和兄弟在保护货的路上了。」

老陈看了眼时间。

「这个点应该已经碰上面了。」

我一骨碌滚进车里。

川谷那是保护货吗。

那是保护他的三等功

13.

这五年来,警方大大小小查获了不少毒品。

都是我放出去的消息。

可从没有一次是在运哥地盘上被端掉的。

这才是我不会被怀疑的主要原因。

我觉得川谷很有可能已经通知警方了。

赌场开出去的车都有定位系统,我看着地图上的情况。

四个停在原地不动的红点,和一个消失的红点。

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

四台车在漆黑的小路上被撞的七零八落,里头的人还有一丝气儿没咽。

如果他们不死,川谷就会暴露。

我拧上消音器,寒鸦惊起。

我又踩着油门抄近路往前去追川谷。

终于在必经之路蹲到了孤身一人的他。

「胆子太大了一点吧。」

我看着他打开车门,后座上横着还没装好的狙击枪。

川谷举起双手,面无表情地转过身。

忽然间他欺身上来就要夺枪,我后仰了半截。

毫不犹豫一枪打在他的脚边。

这小子,想跟我近战。

「佳姐,恐怕今天不行。」

川谷搏击的风格我再熟悉不过。

苦参当年交给我的也是这一套。

剩下的就是简单的见招拆招,不出十个来回,我就反剪过川谷的手。

用膝盖和体重把他死死压在身下,伏在他耳边恶狠狠道。

「你想死也要挑个好日子!」

14.

我早就知道上峰给川谷的命令是让他拦截这批货。

这无疑是把川谷放在暴露的位置上。

要不是他与苦参是同班同学,我才懒得救他。

我续写了一份假故事,伪造了一个现场。

「你究竟是谁。」

火焰蹿得老高,川谷钳着我的肩膀。

「不是你的敌人。」

我没能挣脱他的手,反而被夺了枪。

枪膛抵着我的额头,川谷看见我黑入警方系统的界面。

我把死掉的那几个人上传进了资料库。

那事实就完全颠倒了。

变成了川谷成功击毙组织里的内鬼,并把那批货完好无损的运出了地界。

「你和苦参很熟。」

川谷很笃定。

「你的上峰就是这么教你轻易暴露的吗。」

我用手死死抵住川谷的手肘,川谷也掐住我的喉咙。

在不确定我是否真的是正方的情况下,他想置我于死地并没有错。

「川谷。」

在我说出这个名字后,他猛然间放开了手。

我喘着粗气从地上爬起来,同时告诉他一则消息。

「苦参已经死了。」

我难得看到川谷有失落的一面。

「没时间伤春悲秋了。」

我处理好一切,目光落在川谷来不及组装好的枪上。

那里面装的是警方子弹。

我要把川谷得力的形象塑造得更加丰富。

在川谷还没回过神时,我已经冲着自己扣下了扳机。

15.

川谷在组织里更出名了。

除了完好无损的把货运出去,还救下了被警方打伤的佳姐。

运哥给了川谷一百来万。

可这家伙全打进廉政账户了。

「当英雄的感觉如何。」

我手臂吊挂着,露出一截光溜的手臂。

「我不想当这种。」

川谷神色古怪。

「放心,你在那边也会是英雄。」

我用能活动的手摸摸下巴。

上峰很懂我,他知道我绝对不会按章办事。

我以川谷的名义把那批货会途径的所有线路都留在了警方系统里。

他们很容易就能顺藤摸瓜查到底。

川谷很想知道我究竟是什么身份。

我知道你很急,但你先别急。

「哦对了,有个任务要给你。」

我的狙击是跟苦参学来的,他不止一次说过,在他们那一届,有一个天才。

现在种种证据都指向川谷。

他就是那个天才。

「组织内有一个双重身份,代号儿茶。她表面是警察派来的卧底,实际早已反水。在你确定就是她的时候,务必将她击毙。」

我在策划自己的死亡,来换取落幕终章最小的报复。

16.

不过有件事还真被我误打误撞说对了。

组织有一个已经反水的黑警。

得益于卧底之间互不知道身份。

也得益于我那天晚上灵光一闪的替换操作。

上峰通知我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同伴伤亡。

但反水黑警就像是一枚定时炸弹。

所以我也多了一个临时任务。

解决掉那个反水的。

而情报也到这就戛然而止,上峰也无法确定究竟是哪一个人叛变。

救命。

我去哪给你找狐狸尾巴。

你看我像不像那个反水的黑警。

17.

我以不同势力方的口吻伪造了好几封威胁信。

以运哥疑神疑鬼的性格来看,他一定很重视这些情报准确的威胁信。

果不其然,运哥让我安排人手转让据点。

我把所有的卧底安插进了不同的行动组。

哪个组别没有出事,哪个组别就有问题。

这不算一步暴露自己的险棋。

毕竟在威胁信里我就写了,警方会收到所有的风吹草动。

我叼着狗尾巴草,脸上盖着鸭舌帽。

川谷在我旁边握着方向盘。

我们埋伏在这里已经好几个小时了。

还没有碰见本该走这条路的人。

狙击镜里一片岁月平和。

「狐狸露出尾巴了。」

我手机接收到了运哥同我确认安全到达的讯息。

生南星,还真是代号如人。

是那一颗有毒的老鼠屎。

早知道不把他的档案换掉了。

18.

我把生南星绑了。

找了个荒无人烟的山。

「说说吧,为什么要反水。」

我扯掉盖在他眼睛上的黑布,翘着二郎腿坐在凳子上抽烟。

「真的很可笑啊,二把手居然是卧底。」

生南星面色狰狞,带着八分不甘。

「难道不坚持底线就不可笑吗,你身上有多少前辈的命!」

开口说话之前,我已经扒光了生南星身上的衣服,检查了所有能藏通讯设备的地方。

「七年!我整整在这里七年。除了得到了家人的不理解,还得到了什么!」

生南星吼着,整张脸都涨成了红色。

「他给了你多少钱。」

生南星没回答我,只是盯着我放在旁边的枪。

他忽然间大笑。

「以我的命换最大卧底的命,我很赚。」

我脸色平静地送生南星上路。

然后打电话给川谷。

「林中小屋,爆炸科干活。」

19.

川谷来的时候,我正盯着生南星的尸体发呆。

这林中小屋是所有卧底都知道的地方。

生南星提前布下了炸弹。

这还真的是我失算了。

「我说,你要不别救我了。让我和他一起死了,把秘密都带走。」

冷不丁,我好想把这一切都结束。

「你要死也挑个好日子。」

川谷仰趴在地上,手边放着工具箱。

得,这句话又还给我了。

「你好像很有信心,不担心一起被炸死?」

我看川谷嘴里叼着手电筒,眉宇间皆是淡然。

「这都不如我结课作业难。」

炸弹对他看起来好像不是什么要命的东西,他就像是在看平时愚人节我们会互相扔的手雷模型。

「苦参和我说起过你,说你是个很傲气的人,很喜欢胡来。要是有什么听起来不可实现的计划,你一定会很感兴趣。」

这些话,在我心里憋了很多年。

是我连做梦都害怕宣之于口的秘密。

「你的格斗也是跟苦参学的吧,他当年是我们班里近战第一。」

川谷的话让我想起那个话不多的前辈。

对谁都狠,和我过起招来会毫不犹豫地把我摁在泥地里。

「射击也是,你的握枪姿势和他一模一样。」

川谷真的很会观察。

我身上有着每个人的影子。

苦参、椿皮,还有很多不知道代号的英烈。

他们怀揣着荣光和坚韧的使命感。

我替他们在前行。

唯独没有替自己活。

「如果有一天,我说如果,我死了,你会记得我的对吧。」

卧底警察没有墓碑可以祭奠。

川谷的眼神从炸弹上挪开,定定的望了我三秒。

「等我取代你当上二把手,再死吧。」

他说的还是一如既往的笃定。

我笑着摇头。

川谷还不知道,他将会是一盘棋里将死王后的那一位。

20.

上峰通知我可以准备收网行动。

行动定在后天的晚上。

「记得我之前跟你说的吧,找到儿茶。」

我怕川谷掉链子。

生南星的死我没有告诉川谷实情,他以为生南星不过是我之前的一个仇家。

「击毙他,但不要打脑门,因为你还要用那张脸做文章。你已经说了好几遍了。」

川谷不耐烦接了下半句。

我放心了,递给他一把手枪。

「苦参留下的,儿茶杀他的那一天,现场就留下了这一把枪。」

这招是椿皮教我的。

这个人总能仅靠上下嘴皮子一碰,就引对方往他的陷阱里跳。

我觉得我还没学到精髓,但差不多可以出师了。

整个收网计划是我和上峰共同制定的,我很清楚谁在哪个时间点会出现在哪。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选择了川谷而没选别人。

彼时我挟持运哥的时候,川谷是唯一正面我的卧底。

他会在狙击镜里清楚的观察到我的口型。

而我也充分信任川谷的射击技术。

21.

警方大型探照灯照亮整个据点的时候,我正按计划单手勒着运哥的脖颈。

椿皮要是看到我现在可以一个人制服一个成年男人一定很开心。

「再过来一步,我就杀了他。」

外围全是组织的得力干将,我一个人在他们的包围下显得很弱小无助。

「想不到啊,你居然会是最大的卧底。」

运哥举在空中的双手示意他们放我过去。

我一脚蹬开身后厚重的铁门,一步步踩上旋梯。

黑夜里,悬停在据点上方的直升机照亮了一片天。

「警察!放下枪!」

我听到了永远不会出现在我梦中的两个字。

我回头,身后的警察圈将我半围起。

他们身上扣着的警徽熠熠生光。

而前面同样是组织举枪对着我的人。

我转移目光到不远处的探照光源。

按计划,川谷会在那个地方架上枪。

「川谷,我是儿茶。」

我走出了我早早规划好的那一步。

两道枪声同时响起。

我击灭了那一盏探照灯。

同时子弹穿过了我的胸膛。

「有狙击手!找掩护!」

据点半边忽然暗了下来。

我听到了纷乱的脚步以及有人在高喊。

「别让他们跑了。」

「快追,他们跳水了。」

「B组去上,他们没多少人了!」

「医疗救人!」

迷糊之间,我看到了上峰的脸。

他伸手探了一下我的脉搏,我尽力冷哼一声。

滚呐!

我不想在人生的走马灯里看到你。

我只想和苦参跟椿皮叙叙旧。

22.

我的计划很简单。

川谷会是那个双重身份。

想要当英雄,总要有牺牲。

时间线倒转回安排收网计划的当天。

「你确定你要把你的命交给川谷?」

上峰有些诧异我的转变。

他很清楚我以前是个连饭都不肯和别人分享的人。

「那你说说,你还有什么好主意。」

我写着计划书。

公文写作怎么这么烦。

当年读书的时候我就没怎么好好学。

「诶呀你写,五年我都没写报告了,早就不会写了。」

我扔了笔丢给上峰。

「川谷很适合做双面人。」

我这句话并没有任何骂他的意思。

「他是运哥眼里的红人,没有比他更好的选择。」

本来这次我们就不指望真的能一举歼灭整个组织。

狡兔三窟,我知道运哥有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避难所,他没有带任何人去过。

这次行动之后,运哥绝对不会容忍这样被戏耍。他肯定会去那个地方躲风头,然后卷土重来。

放长线,钓大鱼。

上峰给川谷的安排就是无论如何继续保持卧底身份。

而我给川谷安排就是让他击毙我来换取运哥的信任。

这是一个听起来很不可能实现的计划。

正如那天我在林中小屋所说。

川谷义无反顾地接受了。

23.

上峰来看我的时候,我刚过麻药的劲儿。

彼时正躺在床上疼的龇牙咧嘴的我,看见他就烦。

「你敢把射灯打熄,你那个脑子里究竟装着什么。」

上峰削好苹果递给我。

「真不怕川谷打偏?」

老实说,我有点后怕。

那天直升机螺旋桨的风很大,我上一次在那样的环境打狙,差点把人脑袋打开花儿。

「不怕。」

我犟得很,浑身上下就嘴最硬。

「射灯打熄了他们才好逃脱。」

上峰递给我两枚勋章。

「苦参和椿皮的。」

那上面依旧没有姓名。

「你收好,祭拜的时候,别忘了给他们看。」

我轻手轻脚合上盖子,生怕惊扰了英魂。

随后一把拽住上峰,也不顾伤口。

「我可以休假吗,我已经想好去哪个岛了。」

上峰就像是黑面葛朗台,无情地打掉了我的手。

「不可以,你得把川谷救出来才行。」

24.

为了我的休假,我忍。

收网计划变成了营救川谷计划。

也不知道这家伙在运哥避难所里活得怎么样。

「你放心,在你死之后,川谷成了二把手。」

上峰像是看出了我的揣测。

林中小屋的那番对话,全成了现实。

我可真是诸葛在世。

「记得把人活着带回来。」

上峰临走前交代了我一句。

怎么说话呢,我狙击技术已经不像在学校里那么差了!

我和观察手攀上了附近制高点。

上面不出意料运哥安排了放哨的人。

我没让观察手进场,他不过刚从学校毕业,着实没必要现在就脏了手。

我扭断最后一个人的脖子,回头就看见了观察手略带惊恐的眼神。

「梦姐,你好牛。」

我的名字里没有一个字和佳沾边,那只是我为了进组织随便编造的一个名字。

时梦,才是我的本名。

「你时梦姐刀尖舔血的时候,你还在念书呢。」

耳麦传来上峰的声音。

「少说两句话并不会少奖金。」

我架好枪趴下。

耳麦里陆续传出各就各位的声音。

我在狙击镜里看到了川谷。

大概是当了二把手后没时间收拾自己了,下巴的胡茬长得有些潦草。

他总算知道了这钱难赚吧。

我感叹一声,打开保险拴。

「目标未出现,风速8.3m/s…湿度…」

地面的积水有阴影在动,观察手还在测算。

我反手朝后射击,吓了观察员一跳。

一声闷响,人形物体应声倒地。

「知道为什么狙击手和观察员是配对的吗。」

我想去逗观察员。

他懵懂的摇摇头。

「是因为死了一个人的话,另一个人好收尸。」

我听到耳麦里传来上峰的叹息。

「真…真的…?」

观察员咽了下口水,他问的有些畏惧,可眼神里全是坚定。

「假的。」

我重新趴好。

「到时候打起来了,跟着我走。」

25.

不出一会儿,我看见了运哥。

他最近好像很憔悴,眼袋都要掉到下巴了。

倒也是,真情实感相信了三年的二把手是卧底,这事儿放谁身上都得破防。

「可以走了运哥。」

我透过狙击镜,琢磨出川谷的唇语是让运哥离开。

直升机的螺旋桨开始缓缓转动。

对面山头燃起信号弹。

「底下的,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放下枪。」

谈判专家的声音听起来果然很可靠。

我的准星里只有一个人。

运哥。

「可以射击。」

观察手下达了指令。

与此同时,螺旋桨的转速达到了最高。

子弹偏射在地面。

见鬼,又是直升机的干扰。

「山上有狙击手,保护运哥。」

也不知道他们从哪来的重武器,警方的火力压制并不占优势。

一梭子弹射入我和观察手刚刚呆过的土地里。

在喧杂声中,对方刚刚摸上来一个人。

我拉着观察手滚入背坡。

「狙击组申请支援,敌方有冲锋枪。」

观察员被我压在身下,迷彩头盔的后头泥土四溅。

「再撑十分钟。」

我听到耳麦里的答复。

十分钟,我尸体都凉半截了。

「你就在这等着。」

我把身上的的子弹匣多给了观察员一串。

同时把狙击枪留给他。

「时梦姐,我跟你去。」

观察员企图拉住我。

恍惚间我在他身上看到了当年的我。

当年我也是这样拉着椿皮的。

「你留在这,任务还没有完成,记得给我收尸。」

没有实战经验,他去只会是送死。

椿皮当年也是这么想我的吧。

观察员的技术其实不比狙击手差,在狙击手死亡之后,他就是狙击任务的第一顺位。

26.

那人脚下踩断的枯树枝已经暴露了行踪。

在他转身的瞬间,我先他一步仰跪在地上开枪。

血从我的右手臂淌下,也从他左胸那颗血洞冒出。

我上去补了两枪。

死不透的把戏我玩多了,总害怕被阴沟翻船。

当我翻回土坡的时候,观察员还没看清来人就想开枪。

「目标呢。」

我幸好崴了一下脚,不然我就要躺地上盖白布了。

「还在底下,已经被制服了。」

我望下去,运哥和周围的小弟都被带上了明晃晃的铐子。

川谷在一旁看着。

我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也就是一个呼吸的瞬间,运哥猛然间挣脱了两个押送的警察。

枪口对准了川谷。

依旧是两声枪响。

我这次打中了运哥的手。

运哥打偏了。

我看着我开枪的左手。

果然,人的潜力无限大。

27.

收队的时候,我再次见到了川谷第一次见我的那张脸。

他这段时间一直都是易容。

「我该叫你佳姐还是时警官。」

川谷依旧帮我一条条打着纱布。

「叫我救命恩人。」

我话音还没散完,他又是一个大用力的动作,给我打了个死结。

我毫不犹豫一脚把他踹下车。

半个月后的无人小岛上,我正带着墨镜在沙滩上晒太阳。

救出了川谷,上峰实在没借口不给我放假了。

这段时间我连手机都扔到海里去了,实在是觉得每天叮铃咣啷响的很烦。

房间的座机铃声悠长。

知道这个电话的也只有一个人。

「出任务了。」

川谷似乎感冒了,鼻音很浓。

「假期还没结束。」

我喝了口椰子汁。

「上峰说,你不接就扣你奖金。」

我听到了上峰在电话那头气急败坏跺脚的声音。

「行吧,卖你一个面子,这次是什么……」

「见面再说吧……」

我望着海边缓缓升起的太阳。

我愿背负所有前辈浓郁的希冀,冲破层层黑夜,去迎接春光灿烂。

(完)

............试读结束............

查阅全文加微信3231169

如来写作网gw.rulaixiezuo.com(可搜索其他更多资料)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3231169@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uaisuzugao.com/7781.html
(0)
投稿用户
上一篇 2023年2月20日 上午7:04
下一篇 2023年2月20日

相关推荐

  • 大三总结规划书800字,大三总结与规划

    时间真是奇妙的东西,不管经历过什么,都会流逝,而且不能重来。2020-2022这三年,经历了新冠,做个记录,给我这三年留个印记! 2020年1月22日,是过年的前两天,妹妹一家三口…

    2023年3月6日
    145
  • 见习日志(实习日志100篇通用版)

    见习日志:实习生100篇通用版 作为一名实习生,写下自己的见习日志是非常重要的。通过记录自己在实习过程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不仅可以对所学知识进行总结和巩固,也是对自己成长经历的…

    2023年7月14日
    115
  • 青春那些事电视剧,青春里的事!

    晚秋,周围的人已经开始穿得臃肿起来,校园里已经有些萧瑟,橘黄的树叶翩翩落下,偶尔被一股风吹起,沙沙做响,小雅跟我走在其中,我把她冰凉的手放在我早已经暖好的衣服口袋,这次她来到了我们…

    2022年12月23日
    256
  • 村党支部委员补选程序,支部委员补选程序详细流程图

    1引言作为一位在政府机关工作十年以上的公务员,我深深地认识到补选程序对于支部委员的重要性。在长期的工作实践中,我不断总结经验、吸取教训,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一套补选程序,并愿与大家分享…

    2023年12月14日
    40
  • 慎终如始则无败事.什么意思,慎终如始则无败事作文

    第六十四篇:要有维持稳定和应对未来变化的能力;未雨绸缪,不急于求成,就能善始善终。【头条首发】 在企业生产经营都处于平稳的时期,整体都在正常运行的时候,在这种境况下管理企业,是一件…

    2023年4月7日
    162
  • 空气折射率为1,空气折射率为1,半导体折射率为4,光射到半导体表面

    #所见所得,都很科学# 每年放暑假,我都会开车带老婆孩子从兰州回酒泉老家,全程高速七百多公里,行车大约八九个小时。第一次带孩子回去的时候,她还小,也就两三岁,她在后排儿童座椅上坐着…

    2022年9月18日
    289
  • 似乎造句三年级下册,似乎造句三年级比喻句

    日暖不负新裳,衣袂招揽花香,捻一缕风,揽一怀春,信步长街,辗转陌巷,目下云影,心头春光! 绕过残雪,拂去长椅的蒙尘,慵懒坐定,赏街边各怀心事的人,盼巷口杳无音讯的花香。 云朵似乎有…

    2023年4月2日
    195
  • 工资收入证明模板(工资收入证明模板下载)

    如何使用工资收入证明模板?工资收入证明模板下载 工资收入证明在许多场合中是必需的,例如贷款申请、租赁房屋、签证申请等。通过提供工资收入证明,您能够证明您的收入情况,增加他人对您的信…

    2023年9月14日
    155
  • 如来写作网客服微信:3231169,获取1000G公文写作模板
  • 以案说纪,纪律案例?

    “王某某所犯罪行是属于职务侵占罪还是挪用公款罪?”这个问题涉及到王某某的犯罪行为的性质和罪名的界定。根据相关法律法规,需要对王某某的具体行为进行细致的调查和分析,才能确定他所犯罪行…

    2023年11月18日
    51
  • 承担社会责任,承担社会责任的意义八年级上册

    1. 序言:对公务员的社会责任的重要性认识在政府机关工作十年以上的公务员,我深刻认识到自身的社会责任。作为服务于国家和人民的一员,公务员承担着重要的职责,必须时刻牢记自己的使命,以…

    2024年2月20日
    51
搜索资料 全部分类 搜索教程
扫码关注

客服代找资料
加客服微信:3231169
私发想要资料的标题/关键词
快速代查找相关所有资料

如来写作网客服微信3231169

立即扫码添加我吧

微信咨询

客服代找资料
加客服微信:3231169
私发想要资料的标题/关键词
快速代查找相关所有资料

如来写作网客服微信3231169

立即扫码添加我吧

返回顶部